所有文章

01/11/2021
过去香港电影成功之处在于“拍什么也行”,现在却是“拍什么也不行”。
0
09/09/2020
我就跟无根的草一样到处撞,想借用这样一次逃离重启人生。
0
09/16/2020
摆摊开放了,他们要去哪里摆摊?是否负担得起摊位费?若经济复苏了,地摊还让摆吗?
2
09/09/2020
台剧走出低潮,屡出佳作,但若要说领先,从业者与学者都觉得远未抵达。
1
12/22/2020
“那些和我蹲在黑牢的姐妹们,她们被充当劳工,听说是到纺织厂、服装厂工作。”
1
09/30/2020
随着“党媒姓党”的提出,以宣传“中国模式”等观念的一系列电视节目推出,一代怀揣着“中国梦”的年轻人也应运而生。
0
11/30/2020
七位不同性取向、职业、粉籍的女团选秀观众,符合节目观众典型画像。
0
12/14/2020
“我爱好儒学研究多年,从来不知道还有儒药SPA这种东西。”
0
09/18/2020
超能圈儿有个说法: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爸爸有没有用预知未来的超能去为人民服务呢?
0
09/09/2020
离婚冷静期”反而提醒大家:结婚要谨慎。
0
02/08/2021
“仿佛做回了一个能喝能笑的活人,而不仅仅只是一个会抖动的微信头像。”
2
10/30/2020
台北同志大游行的历史、地理和规模,都足以令其成为台湾最吸睛也最具象征意义的同志活动,但它也令多数人在认识台湾同志平权运动时,往往只看见台北的风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