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所有文章

10/27/2021
如果台湾的恐怖故事是从社会集体记忆走向文学、影视,最终 IP 化,那么在“建国后不可成精”的制度下,我们该如何解救中国恐怖片?
0
10/26/2021
三位流亡英国的香港抗争者与《歪脑》分享他们如何在未知、等待、精神与经济压力之下,尝试建立一个新的公民社会。
0
10/25/2021
一个“胖女孩”,如何从厌恶体育到爱上运动;一个“肌肉男”,又如何被排斥在“官方”的健康概念之外?以下是属于你我的,一些普通中国人的运动故事。
0
10/20/2021
从京都、山东到香港、台湾,柳广成的“四个家”在不同阶段形塑了他的身分认同。
0
10/18/2021
在台湾,公民团体假新闻清洁剂、MyGoPen、Cofacts真的假的正透过志工与科技工具,由下而上回应新冠疫情假讯息。
0
10/13/2021
澳洲的KOL们不仅需要去理解小红书的运作规则,还要去理解他们的受众——中国人的好恶和价值逻辑
0
10/06/2021
卸下身份后,香港区议员们仍尝试找方法继续服务街坊。
0
10/04/2021
老人家坚决反对孩子去看“言语治疗”,他们认为是孩子“脑子有问题”才会去治疗的东西。“孩子只是说话晚,又不是傻,你带去看这种医生,你让别人怎么看孩子?”
0
09/29/2021
“越大的风险和危机,令我更加珍重和享受每一刻在我思想之中的创作自由”
0
09/28/2021
无法突破社会结构阶层的年轻人,常常被高收入者劝说不要在意钱,只追寻内心的富足,其实生活都一样。真的都一样吗?
0
09/23/2021
三位成长于不同年代的台湾文化媒体编辑,分享了在他们心中创办文化媒体最重要的条件。
0
09/20/2021
With the advent of the National Security Law, national security education in Hong Kong is looking a lot like patriotic education in mainland China.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