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1/11/2021
过去香港电影成功之处在于“拍什么也行”,现在却是“拍什么也不行”。
0
01/04/2021
“感谢所有曾按下PLAY键分享的听众,谢谢你们,试图聆听一个你不理解的语言,这真是很难得的一件事。”
0
12/25/2020
疫情年虽然终结了中国电影的票房神话,但全年200亿的票房依然证明了电影及电影院在中国人生活中的重要性。
0
12/22/2020
“那些和我蹲在黑牢的姐妹们,她们被充当劳工,听说是到纺织厂、服装厂工作。”
0
12/21/2020
对赵汗青而言,用老祖宗的法子“帮当地人解除病痛”,更是一种久久漂泊时的心灵慰藉,也是身处异乡的身份认同。
0
12/16/2020
当这场由顶层领导人亲自定名“新时尚”的垃圾分类运动,正面撞上保存着前分类时代风貌的“活化石”,恶战一触即发。
0
12/14/2020
“我爱好儒学研究多年,从来不知道还有儒药SPA这种东西。”
0
12/11/2020
贫穷艺术提示我们不得不去思考:在一个崩坏的时代,艺术要如何摆脱市场操控,再度介入生活,反映赤裸的现实,彰显人的价值?
0
12/10/2020
“香港不光复,我就回不了家。”
0
12/01/2020
对民众而言,社会塑造、长久根植内心的距离感、鄙视感、排斥感,非一时可破。
0
11/30/2020
七位不同性取向、职业、粉籍的女团选秀观众,符合节目观众典型画像。
0
11/25/2020
中国电影似乎陷入了至暗时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