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所有文章

08/12/2021
“我其实并不怕。只是到了大楼,准备用职员证拍卡通过闸机时,上司过来跟我说,如果想改变心意,现在就可以即时离开。但是我一直都这样说:做新闻无罪。”
0
08/11/2021
台湾政府、民间、KOL都会想到去呼吁帮助疫情里的农民和餐厅,但是情色行业从业者显然只能靠业内自救。
0
07/29/2021
一夜之间,这些运营了多年、曾是高校性少数群体慰藉之地的账号,全都沦为了“未命名公众号”。
0
07/28/2021
六月上旬连续两个周末,大雨冲刷了台湾西部自去年以来的缺水阴霾。看似暂时得到舒缓的旱灾,是否将在明年席卷而来,再度让被誉为台湾“护国神山”的半导体龙头大厂,面临着交不出订单的危机?
0
07/19/2021
香港关于运动的记忆,正随着政府下架书籍、关闭媒体、禁止纪念活动而渐渐在公共空间消失,但有人仍尝试述说与记住。这样大型的记忆控制,我们也曾在三十年前见过。
0
07/19/2021
随着《国安法》而来的香港国家安全教育,仿佛內地爱国主义教育政策翻版。从幼儿园涵盖至高中,每一种当下的新变化,都可能是前人经历过的旧路,最终是否殊途同归?
0
07/15/2021
民主人权之路,走来不易,美丽岛事件开启了台湾政治民主化的进程。而在这个年代,流亡政治会怎样发展仍是未知,对于选择这条路的人来说,未来仍待书写。
0
07/12/2021
弦子在米兔运动中从一个幸存者转变成了广受关注的发声者和行动者,并联结起更多的性侵害幸存者,为她们提供支持。
2
07/08/2021
长期关注社运与公共议题的内地青年社群,在香港反修例运动浪潮下持续小范围、零星地表达对香港的关注。
2
07/07/2021
区议员一向被港人讽刺为“三条街的区佬”,意指选区细小,一般以收集反映为主旨,没有影响政府施政行政权力,因此常被认为是“权限不足”的基层组织。
0
07/05/2021
嫖妓?街友?万华究竟是个什么地方?
0
06/30/2021
在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爱国主义氛围达至极度浓烈之际,歪脑精选数篇关于“小粉红”的深度报道与评论,与你一齐走进小粉红群体,观测他们的多个面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