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5/31/2021
爱情这个永恒的性别课题,也许会给人类带来永恒困惑,但女权主义的理念,使她们至少确定自己不要什么。
0
05/20/2021
“那时候我哭得超惨,我好像没有在公众场合那样放声大哭过,跟大家的欢呼形成强烈的对比。那是我人生最严重的一次相对剥夺感,从二十几岁开始跟大家一起走同志游行、推动同婚,到最后大家可以结婚了,我却被丢在一旁。”
0
05/17/2021
过去许多年,酷儿在台湾戏剧中都有着悲情、工具性的形象。近来,随着台湾性别平权运动与同志婚姻合法化,萤幕上的酷儿样貌也渐渐出现改变。
0
03/08/2021
许许在群里说:“认识你们真好。”连接众人,成为了这个群在更新案情进展以外,最宝贵的功能。
0
02/05/2021
小孩子看天竺鼠可爱有趣,而成年人在大呼“好萌”的时候,更看到了自己的日常。
0
12/30/2020
歪脑选取了中文世界30件重要事件,一起回望这个在所有人生命中都不可磨灭的2020。
0
12/28/2020
第一批90后聊了聊他们当下的生活和对未来的期待。
0
11/30/2020
七位不同性取向、职业、粉籍的女团选秀观众,符合节目观众典型画像。
0
11/16/2020
“同婚后我们的确没改变多少。但我们都对二三十年后的未来,保持希望。”
0
11/16/2020
“那个时代的国情、社会观感、舆论压力等都注定了同性恋爱只能是悲剧,而能坚持下来的父父母母,他们承受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压力。”
0
11/16/2020
“性别是一种介入,很多非性别的戏剧,无关性别的学科和作品,也都有很强的性别元素在里面。”
0
11/16/2020
在11月这个华人社会的彩虹月里,歪脑很特别企划深入关注华人同志群体与他们身处社会的互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