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所有文章

10/21/2021
如果鼓吹少生、不生的目的是为女性向父权制度要价,那没什么意思。但父权制的维系,依赖于女性情感、性、劳动的供给,那么将女性供给抽取出来,就是令其停止运作的最终方案。
0
10/14/2021
虽然单口喜剧被认为是一项冲撞权威的表演艺术,但要说喜剧圈的性别意识有多进步,大概也未必。
0
09/27/2021
要继续穿裙子!不要因为恐惧而让渡权利和自由,如果任由它在我们的敌人失败之前先制住我们的话,那么我们就无法胜利。
0
09/24/2021
男同志的阴柔特质,可能唯有在女性典范中,才得以安放。
0
09/20/2021
父亲也要向人解释,为什么儿子变成了姑娘。爸爸总说:“她只是喜欢这样罢了。”
0
09/16/2021
Xianzi v. Zhu Jun case became a historic moment in the post-MeToo feminist movement. While waiting for the next court session, we interviewed Xianzi.
0
09/08/2021
在这封我们为你精心准备的信中,我们再次介绍自己:歪脑是谁?我们是谁?而谁,又是一个“歪脑”呢?
0
09/03/2021
世妇会26周年前夕,歪脑专访冯媛,与她一起回望这些年中国女权和她的个人的历程。
0
08/30/2021
在被定义为“境外势力”的过程中,女权主义者始终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中间莫非有某种巨大的误会”。
2
08/19/2021
在ta们被任何叙事收编之前,我们不要在心理上先将ta们拱手相让,我们不要比ta们更快地放弃,我们不要把ta们当做加速的介质。
0
08/12/2021
“我其实并不怕。只是到了大楼,准备用职员证拍卡通过闸机时,上司过来跟我说,如果想改变心意,现在就可以即时离开。但是我一直都这样说:做新闻无罪。”
0
08/05/2021
不可否认的是,观看奥运的观众们习惯将视线集中在女性运动员的外在,而非赛时表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