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所有文章

10/14/2021
虽然单口喜剧被认为是一项冲撞权威的表演艺术,但要说喜剧圈的性别意识有多进步,大概也未必。
0
09/29/2021
“越大的风险和危机,令我更加珍重和享受每一刻在我思想之中的创作自由”
0
09/24/2021
男同志的阴柔特质,可能唯有在女性典范中,才得以安放。
0
09/20/2021
父亲也要向人解释,为什么儿子变成了姑娘。爸爸总说:“她只是喜欢这样罢了。”
0
09/17/2021
墙内的文娱市场彷佛从曾经的美好新世界变成了冒险者乐园,危险万分也不会令人却步。
0
09/08/2021
在这封我们为你精心准备的信中,我们再次介绍自己:歪脑是谁?我们是谁?而谁,又是一个“歪脑”呢?
0
08/17/2021
在一部关于香港反修例运动的纪录片里,周冠威是唯一一个出现在制作名单上的名字。《国安法》下的香港红线处处,但周冠威说,只有这样他才能战胜内心的恐惧。
0
08/13/2021
现今的社媒交流机制将事实越藏越深,谎言则已变成了流水线产品,被源源不断地加工,送进每个人的时间线,分销出去。
0
08/12/2021
“我其实并不怕。只是到了大楼,准备用职员证拍卡通过闸机时,上司过来跟我说,如果想改变心意,现在就可以即时离开。但是我一直都这样说:做新闻无罪。”
0
08/06/2021
末世妖孽在剧中隐喻处处,我们不妨从真实世界的末世史中,按图索骥。
0
07/30/2021
寄望这部剧能够推动平权的观众,或许已经被现实狠狠刮了几巴掌。
0
07/29/2021
一夜之间,这些运营了多年、曾是高校性少数群体慰藉之地的账号,全都沦为了“未命名公众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