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5/31/2021
爱情这个永恒的性别课题,也许会给人类带来永恒困惑,但女权主义的理念,使她们至少确定自己不要什么。
0
05/20/2021
“那时候我哭得超惨,我好像没有在公众场合那样放声大哭过,跟大家的欢呼形成强烈的对比。那是我人生最严重的一次相对剥夺感,从二十几岁开始跟大家一起走同志游行、推动同婚,到最后大家可以结婚了,我却被丢在一旁。”
0
05/17/2021
过去许多年,酷儿在台湾戏剧中都有着悲情、工具性的形象。近来,随着台湾性别平权运动与同志婚姻合法化,萤幕上的酷儿样貌也渐渐出现改变。
0
02/08/2021
我们访问了学者、专业从事辟谣的人员,谈一谈微信上的谣言,辟谣的难度,以及在背后那只看不见的手。
0
02/08/2021
这种简单快捷的金钱交易,是否会使得走捷径的偷懒行为成为现代文明的通行法则和未来走向呢?
0
02/08/2021
这些网课中,埋藏了多少陷阱,又有多少人真的从中学到了一技之长,能够赚到外快?
1
02/08/2021
我们访问了别样的微信使用者,谈谈人们如今怎么使用微信,和微信带来的不确定的未来。
0
02/08/2021
“仿佛做回了一个能喝能笑的活人,而不仅仅只是一个会抖动的微信头像。”
2
01/18/2021
从华为5G, 到微信和TikTok, 再到两周前的8款软件禁令,美国忧虑中国科技的背后,到底在忧虑什么?
0
12/30/2020
歪脑选取了中文世界30件重要事件,一起回望这个在所有人生命中都不可磨灭的2020。
0
12/22/2020
“那些和我蹲在黑牢的姐妹们,她们被充当劳工,听说是到纺织厂、服装厂工作。”
1
11/16/2020
“同婚后我们的确没改变多少。但我们都对二三十年后的未来,保持希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