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6/11/2021
BNO平权和港人的居英权议题,下一步将走向何处?
0
05/31/2021
爱情这个永恒的性别课题,也许会给人类带来永恒困惑,但女权主义的理念,使她们至少确定自己不要什么。
0
05/24/2021
我对“中国留学生”身份的重拾,远不是重新拥抱国家主义。
0
05/24/2021
只想轻声问一句:你还好吗?
0
05/24/2021
面对中国问题的讨论,敏感而谨慎的留学生们如何应对意识形态的碰撞与冲突?从卡内基梅隆大学学生会的一封声明能窥见这复杂而有趣的光谱。
0
05/24/2021
中国学生和美国学校对彼此来说,是否各有什么无法取代的优点?中国学生和美国社会的蜜月期结束了么?
0
05/21/2021
一年多来,疫情给艺术界带来的实际的改变是什么?究竟后疫情时代,艺术工作者有怎样的心态变化?我们专访了巴塞尔艺术展“光映现场”策展人、新媒体艺术家李振华。
0
05/20/2021
“那时候我哭得超惨,我好像没有在公众场合那样放声大哭过,跟大家的欢呼形成强烈的对比。那是我人生最严重的一次相对剥夺感,从二十几岁开始跟大家一起走同志游行、推动同婚,到最后大家可以结婚了,我却被丢在一旁。”
0
05/17/2021
过去许多年,酷儿在台湾戏剧中都有着悲情、工具性的形象。近来,随着台湾性别平权运动与同志婚姻合法化,萤幕上的酷儿样貌也渐渐出现改变。
0
05/10/2021
“移民”这个词,隔几年就在香港被提起一次。
0
04/27/2021
剥开外部世界的重重表皮,所有追问的内核依旧是存在的本质。
0
03/12/2021
赵婷也是被现实的漩涡拉扯着,故国的保守心态不容许她放下过去,无根的心态又让她无法在新的国家落地,尽管她早已将自己的名字从两个中文字改成了Chloe Zhao。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