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所有文章

09/08/2021
在这封我们为你精心准备的信中,我们再次介绍自己:歪脑是谁?我们是谁?而谁,又是一个“歪脑”呢?
0
08/12/2021
“我其实并不怕。只是到了大楼,准备用职员证拍卡通过闸机时,上司过来跟我说,如果想改变心意,现在就可以即时离开。但是我一直都这样说:做新闻无罪。”
0
08/04/2021
这种事发之初僵化无反应,事发之后严密审查、问责缺失的舆论管制模式,并非自河南水灾才出现,也不会在这里画上句号。
1
07/28/2021
六月上旬连续两个周末,大雨冲刷了台湾西部自去年以来的缺水阴霾。看似暂时得到舒缓的旱灾,是否将在明年席卷而来,再度让被誉为台湾“护国神山”的半导体龙头大厂,面临着交不出订单的危机?
0
06/24/2021
26年来,《苹果日报》的新闻操作虽常有争议,但面对极权高压,主流报章光谱的猛烈收窄,随着这份报纸消逝的,还有政治浪潮下自由报导新闻的空间。
0
04/22/2021
“我这辈子进了3次法院,基本上都是为了红树林,一次是行政诉讼,两次是公益诉讼。”
0
03/25/2021
来自桂林的欧泓奕,站在崛起的大国,谈起气候议题,却有如置身边陲。
0
01/18/2021
美中两个碳排放大国,在彼此的紧张关系下,会在气候问题上再次携手吗?歪脑与美国前科学特使丹尼尔·坎曼进行了这样的对话。
0
12/23/2020
在定海桥,有许许多多和张师傅一样的垃圾分类专家,操持垃圾,就是他们的生计。
0
12/22/2020
“那些和我蹲在黑牢的姐妹们,她们被充当劳工,听说是到纺织厂、服装厂工作。”
1
12/16/2020
当这场由顶层领导人亲自定名“新时尚”的垃圾分类运动,正面撞上保存着前分类时代风貌的“活化石”,恶战一触即发。
0
10/16/2020
所以我想最后留给记者的选择可能是,离开传媒业丶成为政权喉舌或是坐牢,这三个你选一个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