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所有文章

07/12/2021
弦子在米兔运动中从一个幸存者转变成了广受关注的发声者和行动者,并联结起更多的性侵害幸存者,为她们提供支持。
2
05/24/2021
我对“中国留学生”身份的重拾,远不是重新拥抱国家主义。
2
09/14/2020
罗冠聪也曾想,自己也是个普通的年轻人,是怎样一步步走到如今的人生?
1
01/18/2021
美中两个碳排放大国,在彼此的紧张关系下,会在气候问题上再次携手吗?歪脑与美国前科学特使丹尼尔·坎曼进行了这样的对话。
0
09/30/2021
卢沙野、赵立坚们的垂范下,外交官们争相模仿这条上位捷径,低级外交官不甘人后,老练的外交家也不得不改变风格。
0
01/18/2021
一颗小小的安防摄像头,不仅可以随时监控你自己的居所和里头的宠物,也可以窥见美中之间燃起的硝烟。
0
01/18/2021
拜登的上台,对在漩涡中心的香港、新疆人意味着什么?他们应该期待拜登政府怎样的对港、对疆政策?
0
03/12/2021
赵婷也是被现实的漩涡拉扯着,故国的保守心态不容许她放下过去,无根的心态又让她无法在新的国家落地,尽管她早已将自己的名字从两个中文字改成了Chloe Zhao。
0
03/29/2021
在这篇个人口述史中,李麦子回顾了自己这一路走来的生命历程,还原了一个乐观而无畏的行动者形象。让我们通过她的私人视角,获得对这段“受难史”的全新理解。
0
09/28/2020
在他心里,中国不是“大不了就回去”的避难所,而是“回不去了”的故乡。
0
05/13/2021
究竟是什么让中国人如此关心奥斯卡,它为何如此牵动中国的民族主义心态,我们或许可以从赵婷事件中管窥一豹。
0
10/02/2020
人怕出名,___怕壮,选美进入六强的妈妈能不能在网红经济中捞上第一桶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