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所有文章

10/07/2021
加拿大的大选过后,一切好像都回到原点。
0
09/30/2021
卢沙野、赵立坚们的垂范下,外交官们争相模仿这条上位捷径,低级外交官不甘人后,老练的外交家也不得不改变风格。
0
09/28/2021
无法突破社会结构阶层的年轻人,常常被高收入者劝说不要在意钱,只追寻内心的富足,其实生活都一样。真的都一样吗?
0
09/20/2021
父亲也要向人解释,为什么儿子变成了姑娘。爸爸总说:“她只是喜欢这样罢了。”
0
09/16/2021
Xianzi v. Zhu Jun case became a historic moment in the post-MeToo feminist movement. While waiting for the next court session, we interviewed Xianzi.
0
09/08/2021
在这封我们为你精心准备的信中,我们再次介绍自己:歪脑是谁?我们是谁?而谁,又是一个“歪脑”呢?
0
09/06/2021
屏幕那端的他们,见证了中国家庭对英文教育的饥渴,目击了家庭暴力,经历了种族歧视。现在,他们要迎来失业的挫折。
0
08/20/2021
从唱歌比赛误打误撞地踏入演艺圈,在经历工作空窗期与忧郁症低潮之后,曹雅雯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台语歌演绎方式。
0
08/18/2021
作为一队用英文歌风靡全世界的台湾乐团,落日飞车说,语言是一种乐器,而暧昧是他们的最大武器。
0
08/16/2021
人们说她是“台湾最有重量的声音”,她说,她只是最不想放弃自己对生命价值的追求。相隔20年、两张创作专辑,巴奈仍继续唱着她面对身份认同、语言的关系的诘问。
0
08/12/2021
“我其实并不怕。只是到了大楼,准备用职员证拍卡通过闸机时,上司过来跟我说,如果想改变心意,现在就可以即时离开。但是我一直都这样说:做新闻无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