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所有文章

09/20/2021
父亲也要向人解释,为什么儿子变成了姑娘。爸爸总说:“她只是喜欢这样罢了。”
0
09/16/2021
Xianzi v. Zhu Jun case became a historic moment in the post-MeToo feminist movement. While waiting for the next court session, we interviewed Xianzi.
0
09/08/2021
在这封我们为你精心准备的信中,我们再次介绍自己:歪脑是谁?我们是谁?而谁,又是一个“歪脑”呢?
0
08/20/2021
从唱歌比赛误打误撞地踏入演艺圈,在经历工作空窗期与忧郁症低潮之后,曹雅雯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台语歌演绎方式。
0
08/18/2021
作为一队用英文歌风靡全世界的台湾乐团,落日飞车说,语言是一种乐器,而暧昧是他们的最大武器。
0
08/16/2021
人们说她是“台湾最有重量的声音”,她说,她只是最不想放弃自己对生命价值的追求。相隔20年、两张创作专辑,巴奈仍继续唱着她面对身份认同、语言的关系的诘问。
0
07/12/2021
弦子在米兔运动中从一个幸存者转变成了广受关注的发声者和行动者,并联结起更多的性侵害幸存者,为她们提供支持。
2
05/19/2021
一个商业画廊里,出现了一把与建制不同的声音。是否因为这样,才显得周俊辉的展览好像比较割裂呢?
0
03/29/2021
在这篇个人口述史中,李麦子回顾了自己这一路走来的生命历程,还原了一个乐观而无畏的行动者形象。让我们通过她的私人视角,获得对这段“受难史”的全新理解。
0
03/23/2021
“你得站在有光的地方去。”这是她安慰好友、合肥“毁容案”当事人周岩的话,也是她的自我要求。
0
01/04/2021
“感谢所有曾按下PLAY键分享的听众,谢谢你们,试图聆听一个你不理解的语言,这真是很难得的一件事。”
0
10/09/2020
因为每个人都有处于弱势的时候。选每一边站,这就是我一直在做的主题。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