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6/25/2021
一场展览,重探Kary Kwok(郭家赐)在九十年代香港留下的创作足迹,以及他所经历的种种九十年代香港作为东西方文化交会场域的人、事、物。
0
06/18/2021
阔别一年,经历疫情而取消的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虽然年年被批评“不接地气”,却又一票难求,这个艺博会在期待与质疑声并存下,依旧是大众的热点话题。
0
06/01/2021
“你不会被当成一个人去对待,他会想尽一切办法避免你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出现问题,因为你一出现问题他就会遭殃。”
0
05/31/2021
爱情这个永恒的性别课题,也许会给人类带来永恒困惑,但女权主义的理念,使她们至少确定自己不要什么。
0
05/24/2021
我对“中国留学生”身份的重拾,远不是重新拥抱国家主义。
1
05/21/2021
一年多来,疫情给艺术界带来的实际的改变是什么?究竟后疫情时代,艺术工作者有怎样的心态变化?我们专访了巴塞尔艺术展“光映现场”策展人、新媒体艺术家李振华。
0
05/19/2021
一个商业画廊里,出现了一把与建制不同的声音。是否因为这样,才显得周俊辉的展览好像比较割裂呢?
0
05/17/2021
过去许多年,酷儿在台湾戏剧中都有着悲情、工具性的形象。近来,随着台湾性别平权运动与同志婚姻合法化,萤幕上的酷儿样貌也渐渐出现改变。
0
05/14/2021
政府的统治从根本上剥夺了道德正确的可能,身在其中的人无比痛苦。
0
05/13/2021
究竟是什么让中国人如此关心奥斯卡,它为何如此牵动中国的民族主义心态,我们或许可以从赵婷事件中管窥一豹。
0
05/12/2021
“看着一个荒诞剧慢慢变成一个写实剧,我的难过和愤怒不比当事人少。” ——《野猪》场刊
0
05/03/2021
随着社会气氛的改变,反毛一派消声觅迹,而拥毛者依然人头济济。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