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6/10/2021
相较于主流文化群体,亚文化群体似乎更在意对自我的认识。
0
06/02/2021
《下妻物语》里说——穿自己喜欢的衣服,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
0
05/31/2021
爱情这个永恒的性别课题,也许会给人类带来永恒困惑,但女权主义的理念,使她们至少确定自己不要什么。
0
05/24/2021
我对“中国留学生”身份的重拾,远不是重新拥抱国家主义。
0
05/21/2021
一年多来,疫情给艺术界带来的实际的改变是什么?究竟后疫情时代,艺术工作者有怎样的心态变化?我们专访了巴塞尔艺术展“光映现场”策展人、新媒体艺术家李振华。
0
05/20/2021
“那时候我哭得超惨,我好像没有在公众场合那样放声大哭过,跟大家的欢呼形成强烈的对比。那是我人生最严重的一次相对剥夺感,从二十几岁开始跟大家一起走同志游行、推动同婚,到最后大家可以结婚了,我却被丢在一旁。”
0
05/19/2021
一个商业画廊里,出现了一把与建制不同的声音。是否因为这样,才显得周俊辉的展览好像比较割裂呢?
0
05/12/2021
“看着一个荒诞剧慢慢变成一个写实剧,我的难过和愤怒不比当事人少。” ——《野猪》场刊
0
05/10/2021
“移民”这个词,隔几年就在香港被提起一次。
0
05/04/2021
雇主和外佣确是复杂而奇特的关系,需要距离,也需要智慧。
0
05/04/2021
他们是一群隐身在法律缝隙之间的人,藏身在中产以上的家庭大门背后。
0
05/04/2021
这是一场专属菲律宾移工的选美比赛,不少菲籍移工热衷于选美,因为当她/他们站上舞台,就不只是工厂里的作业员或家中的帮佣,而是舞台上的国王与皇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