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生于回归年代,四个25岁左右香港青年的认同与迷茫

目前在司法机构任职的Eugene坦言,荒谬感存在与日常工作中:“两年多前我刚入职时,一直被提醒司法机构要保持中立和不偏不倚的形象,它甚至与掌控检控政策的律政司不一样,但现实是怎样呢?我们看到那么多的政治检控,用法律的手段打压异议者。”她正在考虑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