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年前开始,林爽和志愿者同伴们利用空闲时间帮助家暴受害者。在陪伴受害者报警、庇护、上法院的过程中,她也在学习如何利用公权力系统的工具对抗家暴。但因为家暴本身取证困难,加上一些基层工作人员对《反家庭暴力法》缺乏了解,就导致了家暴受害者在寻求帮助时,常常面临苛刻的要求,被迫承担反暴力的责任。同时,虽然近年来几起广受关注的家暴事件增进了公众对这一议题的了解,“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这样抹去家暴复杂性的论述,也让一些“不完美”的受害者遭到口诛笔伐。林爽和志愿者们从2020年开始撰写关于上海家暴保护令实施情况的报告,希望通过调研和数据展示《反家庭暴力法》在实践中的现状,促成地方政府制定细则,更好地落实《反家暴法》。


本期歪脑聊,我们和林爽聊了聊她作为反家暴志愿者的经验和感悟。

成为第一位留言的人吧!

我来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