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知道中国有1800多只野生大熊猫的原因,是因为护林员在后面保护它们。而我们却不知道护林员的脸长什么样子。”他在贡嘎环线上捡过垃圾,在青藏高原目睹过冰川融化。逃离雾霾下的北京,他跟着护林员一起上山下河,用镜头纪录自然保护的艰辛过程。本期“歪脑聊”,自然保护摄影师欧阳凯想跟你聊聊叫他是如何用影像支持护林员的自然保护工作。

“歪脑聊”,无所不能聊,百无禁忌,不时更新。

成为第一位留言的人吧!

我来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