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读

香港的“现代奴隶制”:雇主和外佣,同一屋檐下两个女人

香港外佣制度曾被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斥为“现代奴隶制度”。备受争议的制度下,实践“互相尊重”何其艰难。肆虐全球的疫情,更一次次把法理和人性推往脆弱边缘。每扇家门后,都有一个故事。
深度报道 | 他者之镜

东南亚外佣与移工:中港台社会中的边缘人

外佣,在台湾称为移工,指的是在本地工作的外籍佣工,通常是家庭佣工。这样一个群体进入华人社会,最早可追溯到至少上世纪70年代,他们以女性居多,通常来自菲律宾、印尼等国。在香港,由于相关法律的明晰,这个群体较为人所熟悉,但比较少为人所知的是,在中国同样活跃着一批游走在法律地带灰色边缘的外佣群体;在台湾,他们同样拥有自己的社群。而这些群体的相似之处,则是他们同样处在社会边缘,权利未能时时得到保障,是他们共同的生存状态。
深度报道 | 他者之镜

歪脑看

很特别企划

中国媒体观察

中国传媒行业几十年,多少理想主义者沉浮其中。数十名、多代传媒人,俯瞰中国媒体的光怪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