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读

《恶与他们的距离》:谈政治、社会议题就不是好创作,是华语观众对议题电影的污名化

为什么有议题的电影在创作上就一定薄弱呢?或者说,为什么观众面对这些作品的时候总是不耐烦地标签了它们?可见在多年审查与自我审查之下,关于电影的文字讨论氛围实在恶劣,不知道有井,也不知道有墙。偏见难免。
专栏 | 文化人儿

中国观众关注奥斯卡,关注美国凝视,可能就是不在乎电影艺术

对于绝大对数的人来说,参与进对赵婷的口诛笔伐不过是一种网络上集体无意识一般的发泄而已。她一方面让中国人获得了被西方承认的满足,一方面又自己打破了这种幻想,在中美博弈白热化的今天,她在不经意间成为了内心自卑有渴望强大的普通中国人最敏感的神经。
评论和分析 | 文化人儿

她像看过她戏的观众一样困惑——专访香港剧作家庄梅岩

戏剧是什么?香港剧作家庄梅岩说,戏剧是“将很多人的人生浓缩给你看。你接触多了戏剧,会更明白人生苦短,更明白人的最终价值应取决于什么。”她认为,香港戏剧作为华语世界中最独特、自由的创作空间,在金钱和权力的诱惑之下必须要坚守到底:“爱戏剧爱的不是形式,而是人类长久以来的文化养分。当你去读经典,那些经典启发你创作,你却去做自我审查,这违背做戏剧的初心。”
深度报道 | 他者之镜

歪脑看

留学美国的你还好么?

留美的你过去这一年还好么?找到未来的方向感了么?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这一年遇到哪些困难和彷徨?如果可以给之前的自己提前预告,会不会做不一样的选择?

很特别企划

我和我的同志

在11月这个华人社会的彩虹月里,歪脑很特别企划深入关注华人同志群体与他们身处社会的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