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5/04/2021
雇主和外佣确是复杂而奇特的关系,需要距离,也需要智慧。
0
05/04/2021
他们是一群隐身在法律缝隙之间的人,藏身在中产以上的家庭大门背后。
0
05/04/2021
权利未能时时得到保障,是他们共同的生存状态。
0
05/04/2021
这是一场专属菲律宾移工的选美比赛,不少菲籍移工热衷于选美,因为当她/他们站上舞台,就不只是工厂里的作业员或家中的帮佣,而是舞台上的国王与皇后。
0
05/03/2021
随着社会气氛的改变,反毛一派消声觅迹,而拥毛者依然人头济济。
0
04/30/2021
每年农历三月,上万名信众来到这个台湾中部滨海的小镇,和妈祖一起走一段进香之路。
0
04/29/2021
疫情并没有影响到《鼠疫》的演出,因为这部剧的戏剧空间本来就在网络。来自武汉、美国、英国、巴西、南非、黎巴嫩的六名演员各自在自己不同时区的家中,同时开始了这场演出。
0
04/28/2021
“奇怪了,自己没能力就怪国家?当初多少内地人民支持他,他爸这话什么意思?怪国家房价高?”有的网民这样说。
0
04/27/2021
剥开外部世界的重重表皮,所有追问的内核依旧是存在的本质。
0
04/23/2021
电影是一种世界性的语言吗?我想第93届奥斯卡呈现的是一个奇怪的拼盘,是对真实和锐利的故步自封,是表里不一的虚伪,是鸵鸟式的自娱自乐。
0
04/22/2021
“我这辈子进了3次法院,基本上都是为了红树林,一次是行政诉讼,两次是公益诉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