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所有文章

10/15/2021
面对廉政公署的提告,他没有任何辩解,选择用歌声回应,他自然而然地把见解表达纳入了自己的音乐创作,而音乐又那样自然地成为他表达自我的一种形式。
0
10/14/2021
虽然单口喜剧被认为是一项冲撞权威的表演艺术,但要说喜剧圈的性别意识有多进步,大概也未必。
0
10/13/2021
澳洲的KOL们不仅需要去理解小红书的运作规则,还要去理解他们的受众——中国人的好恶和价值逻辑
0
10/08/2021
青天白日满地红之外,希望摆脱中华民国符号的台湾人,这些年来设计了这几面“新国旗”,以争取新的共同体想像。
0
10/07/2021
加拿大的大选过后,一切好像都回到原点。
0
10/06/2021
卸下身份后,香港区议员们仍尝试找方法继续服务街坊。
0
10/04/2021
老人家坚决反对孩子去看“言语治疗”,他们认为是孩子“脑子有问题”才会去治疗的东西。“孩子只是说话晚,又不是傻,你带去看这种医生,你让别人怎么看孩子?”
0
10/01/2021
独立音乐作为一种具有反叛精神的艺术,一向具有反抗极权的色彩,在不同的当代独裁政治下,一直都有艺术家通过独立音乐为不公发声。
0
09/30/2021
卢沙野、赵立坚们的垂范下,外交官们争相模仿这条上位捷径,低级外交官不甘人后,老练的外交家也不得不改变风格。
0
09/29/2021
“越大的风险和危机,令我更加珍重和享受每一刻在我思想之中的创作自由”
0
09/28/2021
无法突破社会结构阶层的年轻人,常常被高收入者劝说不要在意钱,只追寻内心的富足,其实生活都一样。真的都一样吗?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