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6/14/2021
韩国端午祭申遗成功16年,中文网上和邻国的“端午保卫战”从未真正停过。
0
06/10/2021
相较于主流文化群体,亚文化群体似乎更在意对自我的认识。
0
06/09/2021
当全球民主陷入退潮期,过去几十年紧密团结的“自由世界“因内政积弊产生裂痕,威权世界反而形成了“命运共同体”。
0
06/04/2021
这一套抹杀历史的隐秘的遗忘术,从教科书、历史书到个人记忆,是一个巨大而微妙的工程,也非一篇文章可以完成,更非“局外人”可以知晓。
0
05/24/2021
我对“中国留学生”身份的重拾,远不是重新拥抱国家主义。
0
05/17/2021
过去许多年,酷儿在台湾戏剧中都有着悲情、工具性的形象。近来,随着台湾性别平权运动与同志婚姻合法化,萤幕上的酷儿样貌也渐渐出现改变。
0
05/14/2021
政府的统治从根本上剥夺了道德正确的可能,身在其中的人无比痛苦。
0
05/13/2021
究竟是什么让中国人如此关心奥斯卡,它为何如此牵动中国的民族主义心态,我们或许可以从赵婷事件中管窥一豹。
0
04/28/2021
“奇怪了,自己没能力就怪国家?当初多少内地人民支持他,他爸这话什么意思?怪国家房价高?”有的网民这样说。
1
04/27/2021
剥开外部世界的重重表皮,所有追问的内核依旧是存在的本质。
0
04/23/2021
电影是一种世界性的语言吗?我想第93届奥斯卡呈现的是一个奇怪的拼盘,是对真实和锐利的故步自封,是表里不一的虚伪,是鸵鸟式的自娱自乐。
0
04/21/2021
《消失的情人节》确实是一个童话,只不过这是一个属于某一类男性的童话。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