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5/31/2021
爱情这个永恒的性别课题,也许会给人类带来永恒困惑,但女权主义的理念,使她们至少确定自己不要什么。
0
05/20/2021
“那时候我哭得超惨,我好像没有在公众场合那样放声大哭过,跟大家的欢呼形成强烈的对比。那是我人生最严重的一次相对剥夺感,从二十几岁开始跟大家一起走同志游行、推动同婚,到最后大家可以结婚了,我却被丢在一旁。”
0
05/17/2021
过去许多年,酷儿在台湾戏剧中都有着悲情、工具性的形象。近来,随着台湾性别平权运动与同志婚姻合法化,萤幕上的酷儿样貌也渐渐出现改变。
0
05/04/2021
这是一场专属菲律宾移工的选美比赛,不少菲籍移工热衷于选美,因为当她/他们站上舞台,就不只是工厂里的作业员或家中的帮佣,而是舞台上的国王与皇后。
0
05/04/2021
权利未能时时得到保障,是他们共同的生存状态。
0
04/30/2021
每年农历三月,上万名信众来到这个台湾中部滨海的小镇,和妈祖一起走一段进香之路。
0
04/21/2021
《消失的情人节》确实是一个童话,只不过这是一个属于某一类男性的童话。
0
03/29/2021
“打拳”、“反婚反育”、“婚驴”、“母权”、“平权仙子”、“粉红女权”这些流行话语、标签的背后,隐藏着新一代泛女权者的处境和抗争哲学。
1
03/29/2021
行动者们的群像、历程与现状。
5
03/29/2021
跨国行动者们通过自由的活动与联络,影响和联结留学生与海外华人群体,扩展了女权运动的阵线,孕育出新一代女权主义者。
0
03/29/2021
最早期的女权行动派领袖吕频剖析了整个暴力环境如何限制和毒化女权主义者,使得社群脱离议程,转而指责受害者和同路人。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