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所有文章

09/28/2021
无法突破社会结构阶层的年轻人,常常被高收入者劝说不要在意钱,只追寻内心的富足,其实生活都一样。真的都一样吗?
0
09/06/2021
屏幕那端的他们,见证了中国家庭对英文教育的饥渴,目击了家庭暴力,经历了种族歧视。现在,他们要迎来失业的挫折。
0
08/12/2021
“我其实并不怕。只是到了大楼,准备用职员证拍卡通过闸机时,上司过来跟我说,如果想改变心意,现在就可以即时离开。但是我一直都这样说:做新闻无罪。”
0
08/11/2021
台湾政府、民间、KOL都会想到去呼吁帮助疫情里的农民和餐厅,但是情色行业从业者显然只能靠业内自救。
0
05/04/2021
雇主和外佣确是复杂而奇特的关系,需要距离,也需要智慧。
1
05/04/2021
他们是一群隐身在法律缝隙之间的人,藏身在中产以上的家庭大门背后。
0
05/04/2021
权利未能时时得到保障,是他们共同的生存状态。
0
04/12/2021
批斗大会、晨间操练、洗脑口号,在餐厅随处可见印刷成本的《董事长语录》,都体现出花卉大餐的文革话语和思维色彩。
0
03/24/2021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死后的葬礼,会是什么样子?
0
02/01/2021
这是一个永远踩在前人肩膀上往上跳跃的行业。
0
11/09/2020
“对于本地的记者而言,他们根本没有喘息的空间,大新闻一个接着一个在他们身边发生,长期下来非常容易弹性疲乏。”
0
11/02/2020
他经常回味曾经当审核员的日子,“自己审核过的内容受众才可以看到,觉得挺好玩的,并且有仪式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