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所有文章

09/24/2021
男同志的阴柔特质,可能唯有在女性典范中,才得以安放。
0
09/20/2021
父亲也要向人解释,为什么儿子变成了姑娘。爸爸总说:“她只是喜欢这样罢了。”
0
09/08/2021
在这封我们为你精心准备的信中,我们再次介绍自己:歪脑是谁?我们是谁?而谁,又是一个“歪脑”呢?
0
07/30/2021
寄望这部剧能够推动平权的观众,或许已经被现实狠狠刮了几巴掌。
0
07/29/2021
一夜之间,这些运营了多年、曾是高校性少数群体慰藉之地的账号,全都沦为了“未命名公众号”。
0
05/31/2021
爱情这个永恒的性别课题,也许会给人类带来永恒困惑,但女权主义的理念,使她们至少确定自己不要什么。
0
05/20/2021
“那时候我哭得超惨,我好像没有在公众场合那样放声大哭过,跟大家的欢呼形成强烈的对比。那是我人生最严重的一次相对剥夺感,从二十几岁开始跟大家一起走同志游行、推动同婚,到最后大家可以结婚了,我却被丢在一旁。”
0
05/17/2021
过去许多年,酷儿在台湾戏剧中都有着悲情、工具性的形象。近来,随着台湾性别平权运动与同志婚姻合法化,萤幕上的酷儿样貌也渐渐出现改变。
0
12/30/2020
歪脑选取了中文世界30件重要事件,一起回望这个在所有人生命中都不可磨灭的2020。
0
11/16/2020
“同婚后我们的确没改变多少。但我们都对二三十年后的未来,保持希望。”
0
11/16/2020
“那个时代的国情、社会观感、舆论压力等都注定了同性恋爱只能是悲剧,而能坚持下来的父父母母,他们承受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压力。”
0
11/16/2020
腐女的世界,重要的是男男暧昧的想象。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