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5/31/2021
爱情这个永恒的性别课题,也许会给人类带来永恒困惑,但女权主义的理念,使她们至少确定自己不要什么。
0
05/20/2021
“那时候我哭得超惨,我好像没有在公众场合那样放声大哭过,跟大家的欢呼形成强烈的对比。那是我人生最严重的一次相对剥夺感,从二十几岁开始跟大家一起走同志游行、推动同婚,到最后大家可以结婚了,我却被丢在一旁。”
0
05/17/2021
过去许多年,酷儿在台湾戏剧中都有着悲情、工具性的形象。近来,随着台湾性别平权运动与同志婚姻合法化,萤幕上的酷儿样貌也渐渐出现改变。
0
12/30/2020
歪脑选取了中文世界30件重要事件,一起回望这个在所有人生命中都不可磨灭的2020。
0
11/16/2020
“同婚后我们的确没改变多少。但我们都对二三十年后的未来,保持希望。”
0
11/16/2020
“那个时代的国情、社会观感、舆论压力等都注定了同性恋爱只能是悲剧,而能坚持下来的父父母母,他们承受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压力。”
0
11/16/2020
腐女的世界,重要的是男男暧昧的想象。
1
11/16/2020
“性别是一种介入,很多非性别的戏剧,无关性别的学科和作品,也都有很强的性别元素在里面。”
0
11/16/2020
在11月这个华人社会的彩虹月里,歪脑很特别企划深入关注华人同志群体与他们身处社会的互动。
0
10/30/2020
台北同志大游行的历史、地理和规模,都足以令其成为台湾最吸睛也最具象征意义的同志活动,但它也令多数人在认识台湾同志平权运动时,往往只看见台北的风光。
0
10/09/2020
因为每个人都有处于弱势的时候。选每一边站,这就是我一直在做的主题。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