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5/20/2021
“那时候我哭得超惨,我好像没有在公众场合那样放声大哭过,跟大家的欢呼形成强烈的对比。那是我人生最严重的一次相对剥夺感,从二十几岁开始跟大家一起走同志游行、推动同婚,到最后大家可以结婚了,我却被丢在一旁。”
0
05/17/2021
过去许多年,酷儿在台湾戏剧中都有着悲情、工具性的形象。近来,随着台湾性别平权运动与同志婚姻合法化,萤幕上的酷儿样貌也渐渐出现改变。
0
05/04/2021
权利未能时时得到保障,是他们共同的生存状态。
0
05/04/2021
这是一场专属菲律宾移工的选美比赛,不少菲籍移工热衷于选美,因为当她/他们站上舞台,就不只是工厂里的作业员或家中的帮佣,而是舞台上的国王与皇后。
0
04/30/2021
每年农历三月,上万名信众来到这个台湾中部滨海的小镇,和妈祖一起走一段进香之路。
0
04/22/2021
“我这辈子进了3次法院,基本上都是为了红树林,一次是行政诉讼,两次是公益诉讼。”
0
03/25/2021
来自桂林的欧泓奕,站在崛起的大国,谈起气候议题,却有如置身边陲。
0
01/18/2021
美中两个碳排放大国,在彼此的紧张关系下,会在气候问题上再次携手吗?歪脑与美国前科学特使丹尼尔·坎曼进行了这样的对话。
0
01/18/2021
当世界迎接美国新任总统拜登新时代到来,台湾又该如何应对国际局势变化?
0
01/15/2021
我们需要在实践中,坚持去看见彼此,打开板结,接纳多元的基石。
0
01/13/2021
越是混乱的时代,越是考验我们对民主的信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