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所有文章

12/22/2020
“那些和我蹲在黑牢的姐妹们,她们被充当劳工,听说是到纺织厂、服装厂工作。”
1
11/16/2020
腐女的世界,重要的是男男暧昧的想象。
1
09/08/2021
在这封我们为你精心准备的信中,我们再次介绍自己:歪脑是谁?我们是谁?而谁,又是一个“歪脑”呢?
0
10/09/2020
因为每个人都有处于弱势的时候。选每一边站,这就是我一直在做的主题。
0
12/23/2020
在定海桥,有许许多多和张师傅一样的垃圾分类专家,操持垃圾,就是他们的生计。
0
10/30/2020
台北同志大游行的历史、地理和规模,都足以令其成为台湾最吸睛也最具象征意义的同志活动,但它也令多数人在认识台湾同志平权运动时,往往只看见台北的风光。
0
11/16/2020
“性别是一种介入,很多非性别的戏剧,无关性别的学科和作品,也都有很强的性别元素在里面。”
0
12/30/2020
歪脑选取了中文世界30件重要事件,一起回望这个在所有人生命中都不可磨灭的2020。
0
05/20/2021
“那时候我哭得超惨,我好像没有在公众场合那样放声大哭过,跟大家的欢呼形成强烈的对比。那是我人生最严重的一次相对剥夺感,从二十几岁开始跟大家一起走同志游行、推动同婚,到最后大家可以结婚了,我却被丢在一旁。”
0
07/28/2021
六月上旬连续两个周末,大雨冲刷了台湾西部自去年以来的缺水阴霾。看似暂时得到舒缓的旱灾,是否将在明年席卷而来,再度让被誉为台湾“护国神山”的半导体龙头大厂,面临着交不出订单的危机?
0
09/20/2021
父亲也要向人解释,为什么儿子变成了姑娘。爸爸总说:“她只是喜欢这样罢了。”
0
04/22/2021
“我这辈子进了3次法院,基本上都是为了红树林,一次是行政诉讼,两次是公益诉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