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7/08/2021
长期关注社运与公共议题的内地青年社群,在香港反修例运动浪潮下持续小范围、零星地表达对香港的关注。
0
07/05/2021
嫖妓?街友?万华究竟是个什么地方?
0
06/30/2021
在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爱国主义氛围达至极度浓烈之际,歪脑精选数篇关于“小粉红”的深度报道与评论,与你一齐走进小粉红群体,观测他们的多个面向。
0
06/30/2021
北京在舆论战取得阶段性胜利,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的“粉红党”。但“粉红党”终究不是“正红党”,没有了党组织的统一领导,没有系统性的政治教育,他们做不到“指哪打哪”,也做不到“收放自如”。
0
06/22/2021
2019年后,香港支持反修例运动的群体里出现了“撑黄罢蓝”、用钱投票的风潮,但这也让某些支持运动的“黄丝追星族”陷入了两难。
0
05/24/2021
面对中国问题的讨论,敏感而谨慎的留学生们如何应对意识形态的碰撞与冲突?从卡内基梅隆大学学生会的一封声明能窥见这复杂而有趣的光谱。
0
04/29/2021
疫情并没有影响到《鼠疫》的演出,因为这部剧的戏剧空间本来就在网络。来自武汉、美国、英国、巴西、南非、黎巴嫩的六名演员各自在自己不同时区的家中,同时开始了这场演出。
0
04/22/2021
“我这辈子进了3次法院,基本上都是为了红树林,一次是行政诉讼,两次是公益诉讼。”
0
03/25/2021
来自桂林的欧泓奕,站在崛起的大国,谈起气候议题,却有如置身边陲。
0
03/19/2021
经历了一站式服务后,迪哥我开始了每日测量体温报备、三餐放在门口的单人间闭关生活。
0
03/15/2021
让疫苗护照规范我们的出行、社交,可行吗?尽管看上去像未来趋势,不少学者却提出反对意见。
0
03/11/2021
通过对体育教学系统的改革,培养更多的“阳刚之气”,可能是北京再次希望通过体育和榜样教育的结合,为年轻人甚至是整个社会注入民族主义的强心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