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所有文章

05/24/2021
我对“中国留学生”身份的重拾,远不是重新拥抱国家主义。
2
01/18/2021
在拜登政府就任之际,我们走访了中文世界中一群关心新政府对华政策的人,听听他们对过去这些年的感受和对未来的想象。
0
01/21/2021
比太阳更红,更亲的牛总来了。今年的年会上,牛总要“遮天蔽日”!不看不知道,立海真奇妙!
0
04/27/2021
剥开外部世界的重重表皮,所有追问的内核依旧是存在的本质。
0
05/21/2021
一年多来,疫情给艺术界带来的实际的改变是什么?究竟后疫情时代,艺术工作者有怎样的心态变化?我们专访了巴塞尔艺术展“光映现场”策展人、新媒体艺术家李振华。
0
10/12/2020
华人在俄国是“异类”,但作为少数民族,他其实也是“异类中的异类”。
0
09/18/2020
超能圈儿有个说法: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爸爸有没有用预知未来的超能去为人民服务呢?
0
06/25/2021
一场展览,重探Kary Kwok(郭家赐)在九十年代香港留下的创作足迹,以及他所经历的种种九十年代香港作为东西方文化交会场域的人、事、物。
0
12/21/2020
对赵汗青而言,用老祖宗的法子“帮当地人解除病痛”,更是一种久久漂泊时的心灵慰藉,也是身处异乡的身份认同。
0
09/08/2021
在这封我们为你精心准备的信中,我们再次介绍自己:歪脑是谁?我们是谁?而谁,又是一个“歪脑”呢?
0
10/29/2020
哥哥的PUA大讲堂收效如何?妹妹能不能摘掉“汽灯人”的帽子?
0
12/17/2020
何能当上“五星团长”的春秋大业第一步当然是——入团申请!来看看何能这一步迈的如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