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6/24/2021
26年来,《苹果日报》的新闻操作虽常有争议,但面对极权高压,主流报章光谱的猛烈收窄,随着这份报纸消逝的,还有政治浪潮下自由报导新闻的空间。
0
10/16/2020
所以我想最后留给记者的选择可能是,离开传媒业丶成为政权喉舌或是坐牢,这三个你选一个吧。
1
09/10/2020
人们对真相的需求不足以乐观,但已没有悲观的权利。
0
09/10/2020
资讯战的武器,不是禁令、不是谎言、不是技术,而是相信了谎言、被它调起愤怒或厌倦情绪的我们每一个人。
0
09/09/2020
“下一次稿件被删,我还是会觉得很难过。”
2
09/09/2020
风头曾一时无两,但如今唯一能做的,是在日渐荒芜的选题库中,小心翼翼地发掘新的空间。
0
09/09/2020
时代已经变了,过分的理想在这个时代是很难活下去的。
0
09/09/2020
三位局内媒体人,讲近年党媒内部的生态与变迁。
3
09/09/2020
中国传媒行业几十年,多少理想主义者沉浮其中。数十名、多代传媒人,俯瞰中国媒体的光怪陆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