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所有文章

09/23/2021
三位成长于不同年代的台湾文化媒体编辑,分享了在他们心中创办文化媒体最重要的条件。
0
09/08/2021
在这封我们为你精心准备的信中,我们再次介绍自己:歪脑是谁?我们是谁?而谁,又是一个“歪脑”呢?
0
08/12/2021
“我其实并不怕。只是到了大楼,准备用职员证拍卡通过闸机时,上司过来跟我说,如果想改变心意,现在就可以即时离开。但是我一直都这样说:做新闻无罪。”
0
08/04/2021
这种事发之初僵化无反应,事发之后严密审查、问责缺失的舆论管制模式,并非自河南水灾才出现,也不会在这里画上句号。
1
06/24/2021
26年来,《苹果日报》的新闻操作虽常有争议,但面对极权高压,主流报章光谱的猛烈收窄,随着这份报纸消逝的,还有政治浪潮下自由报导新闻的空间。
0
10/16/2020
所以我想最后留给记者的选择可能是,离开传媒业丶成为政权喉舌或是坐牢,这三个你选一个吧。
1
09/10/2020
资讯战的武器,不是禁令、不是谎言、不是技术,而是相信了谎言、被它调起愤怒或厌倦情绪的我们每一个人。
0
09/10/2020
人们对真相的需求不足以乐观,但已没有悲观的权利。
0
09/09/2020
风头曾一时无两,但如今唯一能做的,是在日渐荒芜的选题库中,小心翼翼地发掘新的空间。
0
09/09/2020
“下一次稿件被删,我还是会觉得很难过。”
2
09/09/2020
时代已经变了,过分的理想在这个时代是很难活下去的。
0
09/09/2020
中国传媒行业几十年,多少理想主义者沉浮其中。数十名、多代传媒人,俯瞰中国媒体的光怪陆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