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2/18/2021
“整个环境突然变得危险,网上不少当地人甚至在说‘中国人该死‘,我好几天不敢出门,反复对自己说‘钱是身外之物,保命要紧’”。
0
01/15/2021
我们需要在实践中,坚持去看见彼此,打开板结,接纳多元的基石。
0
12/30/2020
歪脑选取了中文世界30件重要事件,一起回望这个在所有人生命中都不可磨灭的2020。
0
12/21/2020
对赵汗青而言,用老祖宗的法子“帮当地人解除病痛”,更是一种久久漂泊时的心灵慰藉,也是身处异乡的身份认同。
0
10/12/2020
华人在俄国是“异类”,但作为少数民族,他其实也是“异类中的异类”。
0
09/28/2020
在他心里,中国不是“大不了就回去”的避难所,而是“回不去了”的故乡。
0
09/09/2020
我就跟无根的草一样到处撞,想借用这样一次逃离重启人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