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7/26/2021
早在疫情爆发前,承办奥运的资格已经没人想抢了。
0
07/19/2021
欢迎来到美丽新香港。你将穿越时空,在五个展厅走进历史和当下的中国,体验香港如何被迅速改造。准备好了吗?
0
07/19/2021
香港关于运动的记忆,正随着政府下架书籍、关闭媒体、禁止纪念活动而渐渐在公共空间消失,但有人仍尝试述说与记住。这样大型的记忆控制,我们也曾在三十年前见过。
0
07/19/2021
随着《国安法》而来的香港国家安全教育,仿佛內地爱国主义教育政策翻版。从幼儿园涵盖至高中,每一种当下的新变化,都可能是前人经历过的旧路,最终是否殊途同归?
0
07/19/2021
在镇压街头运动这件事上,香港警方哪怕拥有世界领先的经验,也一度常常陷入被动。直到2020年,他们自邻近的中国大陆学会了把火苗扼杀在摇篮之中。
0
07/19/2021
港人的参政、争取自由权,曾被不情愿默许,如今异见者逐一面临惩罚。这种政治仪式在历史多次出现,从鼓励自由发言,到端正纪律,扩大为全国政治运动,最终树立权威。
0
07/16/2021
作者从《中国数字时代》的数据研究项目中找到这些词曾代表一种思潮的蛛丝马迹,并分析其中心态,使它们不至于被时间和审查系统冲刷殆尽。
0
07/15/2021
民主人权之路,走来不易,美丽岛事件开启了台湾政治民主化的进程。而在这个年代,流亡政治会怎样发展仍是未知,对于选择这条路的人来说,未来仍待书写。
0
07/14/2021
读懂这本书,你就会明白共产党怎么接管城市。
0
07/12/2021
弦子在米兔运动中从一个幸存者转变成了广受关注的发声者和行动者,并联结起更多的性侵害幸存者,为她们提供支持。
0
07/08/2021
长期关注社运与公共议题的内地青年社群,在香港反修例运动浪潮下持续小范围、零星地表达对香港的关注。
0
07/07/2021
区议员一向被港人讽刺为“三条街的区佬”,意指选区细小,一般以收集反映为主旨,没有影响政府施政行政权力,因此常被认为是“权限不足”的基层组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