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7/09/2021
我们的欲望,是不是已经被我们看过的A片形塑了?
0
07/02/2021
关于中国高考作文题目“时代精神”一题,学生们敢不敢写“躺平”?
0
06/28/2021
光是“浊世”和“消磨”这两个词,已为这本历史小书平添一份惆怅和万分无奈,却又在无奈中生出坚持和希望,更在宏观历史研究的巨流中,留住了人间些许方寸。
0
06/25/2021
一场展览,重探Kary Kwok(郭家赐)在九十年代香港留下的创作足迹,以及他所经历的种种九十年代香港作为东西方文化交会场域的人、事、物。
0
06/23/2021
曾经称霸大陆网络文化的80后和90后不曾想到,自己的黄金时代居然退潮得那么快。跟不上生长于千禧时代的00后的节奏,让80后和90后只能沦为“网络老人”。
0
06/10/2021
相较于主流文化群体,亚文化群体似乎更在意对自我的认识。
0
06/02/2021
《下妻物语》里说——穿自己喜欢的衣服,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
0
06/01/2021
“你不会被当成一个人去对待,他会想尽一切办法避免你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出现问题,因为你一出现问题他就会遭殃。”
0
05/31/2021
爱情这个永恒的性别课题,也许会给人类带来永恒困惑,但女权主义的理念,使她们至少确定自己不要什么。
0
05/24/2021
我对“中国留学生”身份的重拾,远不是重新拥抱国家主义。
1
05/21/2021
一年多来,疫情给艺术界带来的实际的改变是什么?究竟后疫情时代,艺术工作者有怎样的心态变化?我们专访了巴塞尔艺术展“光映现场”策展人、新媒体艺术家李振华。
0
05/20/2021
“那时候我哭得超惨,我好像没有在公众场合那样放声大哭过,跟大家的欢呼形成强烈的对比。那是我人生最严重的一次相对剥夺感,从二十几岁开始跟大家一起走同志游行、推动同婚,到最后大家可以结婚了,我却被丢在一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