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1/15/2021
我们需要在实践中,坚持去看见彼此,打开板结,接纳多元的基石。
0
01/08/2021
音乐,曲风,皆是推动愤怒的手,既然叫《末日遗绪》,对于明天我们当然一无所知。
0
01/04/2021
“感谢所有曾按下PLAY键分享的听众,谢谢你们,试图聆听一个你不理解的语言,这真是很难得的一件事。”
0
12/11/2020
贫穷艺术提示我们不得不去思考:在一个崩坏的时代,艺术要如何摆脱市场操控,再度介入生活,反映赤裸的现实,彰显人的价值?
0
12/04/2020
每次看到有评论,尤其是微信公众号的“评论”,说最近哪一部影视作品创作大胆,踩着审查的线没有跪下云云,我总是提心吊胆。
0
12/02/2020
无论是什么民族、生活在哪里,举行什么样子的婚礼都是一种自由,都是美好爱情的表达。
0
11/30/2020
七位不同性取向、职业、粉籍的女团选秀观众,符合节目观众典型画像。
0
11/16/2020
“性别是一种介入,很多非性别的戏剧,无关性别的学科和作品,也都有很强的性别元素在里面。”
0
11/13/2020
“你们是一群失去了窝巢的青春鸟。”
0
11/06/2020
他们喜欢用“政治正确”这个词去污名化正当的诉求,让大众越来越麻木。
0
10/28/2020
漂浮西海的巨大船状物,只是古人的创作,还是宇宙来客?
0
10/16/2020
文艺工作者的事业就是创作,而自由是创作的土壤,在未知的国安法红线下,香港文艺工作者对于未来的创作充满猜测。我们访问了几位创作者,谈谈他们对国安法的感受。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