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2/22/2021
“我只想被当正常人。”
0
02/04/2021
如果没有新冠,也许这些才华横溢的人还在我们身边。
0
01/18/2021
美中两个碳排放大国,在彼此的紧张关系下,会在气候问题上再次携手吗?歪脑与美国前科学特使丹尼尔·坎曼进行了这样的对话。
0
01/06/2021
早在90年前,这里便上演了政治掌控科学的戏码。
0
12/23/2020
在定海桥,有许许多多和张师傅一样的垃圾分类专家,操持垃圾,就是他们的生计。
0
12/22/2020
“那些和我蹲在黑牢的姐妹们,她们被充当劳工,听说是到纺织厂、服装厂工作。”
0
12/16/2020
当这场由顶层领导人亲自定名“新时尚”的垃圾分类运动,正面撞上保存着前分类时代风貌的“活化石”,恶战一触即发。
0
12/01/2020
对民众而言,社会塑造、长久根植内心的距离感、鄙视感、排斥感,非一时可破。
0
11/07/2020
出院隔离完14天后,就万事大吉了吗?
0
10/31/2020
有句讲句,当一切尘埃落定,我们能得到一份清晰的账本,并且反思这些安排是否合理吗?
0
10/24/2020
入院时,护士首先拿来一张印有二维码的纸,要求病人扫码加入一个中医的群。这可难住了一些老外:Chinese Medicine? 这是什么?
0
10/17/2020
对理想政府的潜意识,都会直接影响每个人对现实中政府做法的评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