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所有文章

10/26/2021
三位流亡英国的香港抗争者与《歪脑》分享他们如何在未知、等待、精神与经济压力之下,尝试建立一个新的公民社会。
0
10/25/2021
一个“胖女孩”,如何从厌恶体育到爱上运动;一个“肌肉男”,又如何被排斥在“官方”的健康概念之外?以下是属于你我的,一些普通中国人的运动故事。
0
10/20/2021
从京都、山东到香港、台湾,柳广成的“四个家”在不同阶段形塑了他的身分认同。
0
10/08/2021
青天白日满地红之外,希望摆脱中华民国符号的台湾人,这些年来设计了这几面“新国旗”,以争取新的共同体想像。
0
10/04/2021
老人家坚决反对孩子去看“言语治疗”,他们认为是孩子“脑子有问题”才会去治疗的东西。“孩子只是说话晚,又不是傻,你带去看这种医生,你让别人怎么看孩子?”
0
09/28/2021
无法突破社会结构阶层的年轻人,常常被高收入者劝说不要在意钱,只追寻内心的富足,其实生活都一样。真的都一样吗?
0
09/24/2021
男同志的阴柔特质,可能唯有在女性典范中,才得以安放。
0
09/20/2021
父亲也要向人解释,为什么儿子变成了姑娘。爸爸总说:“她只是喜欢这样罢了。”
0
09/16/2021
如果在理性选民为多、民众政治意识敏感的社会,民众不会因为政治宣传,对疫苗的信心经历“过山车式”的变化。
0
09/15/2021
上次官媒高调转载自媒体文章,是七年前周小平的三篇文章。李光满和其文章此次获加持,被外界理解为中南海授意下内地舆论的集体表态。
0
09/13/2021
比起说中国如何改变了他,或许更精准的说法是“异乡”如何改变了他。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