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所有文章

10/13/2021
澳洲的KOL们不仅需要去理解小红书的运作规则,还要去理解他们的受众——中国人的好恶和价值逻辑
0
09/23/2021
三位成长于不同年代的台湾文化媒体编辑,分享了在他们心中创办文化媒体最重要的条件。
0
09/22/2021
香港新制度下的首场选委会选举,最后只有一名外界视为非建制派的成员进入选委会,结果将影响随之而来的立法会及特首选举
0
09/20/2021
父亲也要向人解释,为什么儿子变成了姑娘。爸爸总说:“她只是喜欢这样罢了。”
0
09/06/2021
屏幕那端的他们,见证了中国家庭对英文教育的饥渴,目击了家庭暴力,经历了种族歧视。现在,他们要迎来失业的挫折。
0
09/03/2021
世妇会26周年前夕,歪脑专访冯媛,与她一起回望这些年中国女权和她的个人的历程。
0
08/30/2021
在被定义为“境外势力”的过程中,女权主义者始终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中间莫非有某种巨大的误会”。
2
08/12/2021
“我其实并不怕。只是到了大楼,准备用职员证拍卡通过闸机时,上司过来跟我说,如果想改变心意,现在就可以即时离开。但是我一直都这样说:做新闻无罪。”
0
07/09/2021
我们的欲望,是不是已经被我们看过的A片形塑了?
0
07/02/2021
关于中国高考作文题目“时代精神”一题,学生们敢不敢写“躺平”?
1
06/28/2021
光是“浊世”和“消磨”这两个词,已为这本历史小书平添一份惆怅和万分无奈,却又在无奈中生出坚持和希望,更在宏观历史研究的巨流中,留住了人间些许方寸。
0
06/25/2021
一场展览,重探Kary Kwok(郭家赐)在九十年代香港留下的创作足迹,以及他所经历的种种九十年代香港作为东西方文化交会场域的人、事、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