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饭圈女孩聊“饭圈爱国”

饭圈,或曰追偶像明星粉丝成立的圈子,成为社会亚文化群体超过20年。然而被国家正式作为爱国主义战线的一股力量,不过短短四五年。
撰文 | 徐觅菲
10/01/2020
本文共4347字,阅读时间约7分钟

2016年周子瑜“台独”风波后,官媒在总结出征墙外的网民时,着重提及“爱国女孩”。数年间,随着官方对明星在爱国表现上的要求增加,饭圈的意识形态元素也渐增;到2019年香港运动期间,“饭圈女孩”已独挑大梁,主力出征,8月出征后得到官方表扬,成为那年中国一大网络事件。

周子瑜公开致歉(来源:JYP娱乐)

(来源:肖战工作室微博)

 

饭圈也帮忙修墙。2020年3月,男星肖战的同人小说引发饭圈战争,大量举报导致同人网站A03被墙,而官方作为墙的始作俑者,当时却转头批评饭圈。

 

饭圈作为民族主义色彩强烈的青年群体,与政治的关系从何开始,与官方如何共处,未来有哪些可能?带着这些疑问,我和一位饭圈女孩、一位关注饭圈生态的青年学者聊了聊。

 

璐璐(化名)兴致勃勃地给我看了饭圈出征时,她和一位朋友的对话。

 

有个追星女孩找到她朋友,请他帮忙翻墙。朋友来问璐璐,追星女孩翻墙有什么需要。璐璐说,粉丝通常去看爱豆的instagram,只要简单的梯子。但那个女孩不一样,她是要去出征爱国。

 

璐璐觉得很有意思:我身边竟有活的饭圈女孩出征啦!

 

朋友对璐璐说,人家没你那么专业追星,只是吃瓜路人。璐璐说,不,她比我深入多了,她是会被国家表扬的追星女孩。

 

任职互联网公司的璐璐,在粉丝站做到中高层,擅写真情小文,用她的话说,以专业营销技能混饭圈,晋升极快,和一群学生比,是“降维打击”。

 

但面对这种大事,她瞬间觉得自己只是边缘人:年纪比小姑娘大,不用QQ群追星,没兴趣为国出征。

 

国庆节大家会battle自己爱豆够不够正能量。尤其港、台爱豆粉,会非常关心爱豆有没有相关发言,这对粉丝是致命的。小姑娘们日常举报最多是台独。


不得不爱国:你不够爱国,谁家都能踩一脚

舆论普遍认为饭圈女孩爱国浓度高,璐璐却不太认同。她认为,一些“学生党”,一些“学校不太好的小姑娘”,想法确实容易“二元对立”,受集体主义感召,参与出征一类,但总地来说,饭圈显得爱国,是种利益需要:“与其说粉红度高,不如说想被主流认可。”

 

饭圈长年在主流社会鄙视链底端,粉丝和偶像被贴上脑残、娘炮等标签,能否被主流接受,对偶像的发展异常重要,更被主流认可的爱豆,更能在娱乐圈占据有利地位。

 

(来源:陈立农 instagram)

粉丝混战中,偶像是否“根正苗红”、“又红又专”非常关键。璐璐举例,2018金马奖获奖者涉台独风波后,从官媒开始,大量艺人在微博转发“中国,一点都不能少”回击,而台湾偶像陈立农等一旦没转发,“所有‘对家’粉都能踩一脚。……粉丝自己也很在乎,会找别的证据证明偶像爱国、被官方认可。比如陈立农上了央视‘小春晚’,粉丝就用这个反驳。”

 

“国庆节大家会battle自己爱豆够不够正能量。”璐璐说,“尤其港、台爱豆粉,会非常关心爱豆有没有相关发言,这对粉丝是致命的。小姑娘们日常举报最多是台独,爱给台湾艺人扣这帽子。”

 

这些看似无聊的饭圈争吵背后,是明星们的资源争夺。官方会给立场坚定的偶像资源奖励,舆论取向对公关选人也有影响:越多“黑点”的,大众印象越差,机会越少。“粉丝要保护爱豆,就要通过爱国表明其粉丝群很正能量。”

 

因此饭圈与爱国的初始关系,比起价值选择,更像趋利避害。这也是璐璐认为饭圈人不必然更爱国的原因。

 

中山大学政治哲学博士陈纯对此部分同意。

 

去年8月初,饭圈出征前不久,陈因到香港观摩一次和平游行,被大量网民人肉、骚扰,并被公安约谈。当中不少网民来自饭圈。从那时起,他开始将饭圈当作课题来观察。

 

“粉丝进圈前的原生倾向不一定爱国,饭圈不必然吸引国家主义倾向的年轻人。但在饭圈机制下,你进去后,就算本身不这样,也要被迫表现这种立场,不然很难在里面混。”陈纯认为,“艺人同理,国家对艺人控制越来越紧,如果艺人不做出爱国姿态,很容易‘糊掉’。”

 

但他也认为,饭圈与国家主义体制有很多对应之处,饭圈生态充满了集权的影子。

 

微博饭圈文化(来自微博)

 

军队?集权体制?公关公司?饭圈到底是什么?

陈纯曾认为饭圈只是追星的新形式。然后他开始留意到些小规模人肉搜索事件。某未成年男星上网问一道作业,被网友吐槽这么简单都不会;某偶像将自己的染发照发作“福利”,被网友嘲笑——吐槽的网友都被饭圈人肉、辱骂,事件以网友道歉或销号告终。 “这些事让我开始觉得他们危险。”陈开玩笑说,比骂共产党还恐怖:“偷骂两句也就删帖喝茶;而他们是24小时巡逻,吃人不吐骨头啊!”

 

在璐璐的饭圈里,层级和分工非常明确。“先是官方后援会,最大的组织。后援会通常与明星公司挂钩,下面才是粉丝民间组织。官方最核心的下级,包括反黑、网宣、数据组。”她说,“各部门下有小团队,团队有管理定规则。网宣组有人写控评文案,给下面粉丝贴,反黑组有小队负责‘广场’巡逻,把黑帖做成链接给粉丝举报。”

 

饭圈日常包括控评,打投,反黑。

 

控评,“控制评论”,写标准回复,回应负面事件、推荐作品等,粉丝复制粘贴,把自家评论赞上去,制造舆论幻象。

 

打投,是注册多个账号或花更多钱,影响投票、榜单。

 

反黑,是举报不利偶像的言论。普通人的负面评论,说“油腻”,演技差,唱歌难听,都在举报范围内。

 

在陈纯看来,这对应了集权主义的形态。“饭圈的的组织模式,是内部科层制与官僚制(bureaucracy)。他们有坚固等级,上级对下面权威很大,动员力也强。如果你想在其中,会不知不觉遵守那种规则。这和中国这一套有某种呼应。你进入这系统,就在日常的打榜、控评、反黑中,没有什么机会体验民主。”

 

此前一些评论作者更将饭圈比作永恒战时状态:饭圈世界由“粉黑”、“对家”的敌我分野组成,资源战就是饭圈的动员逻辑,高度军事化。

 

但璐璐不这么认为。“倒不如说饭圈是粉丝给明星开的专属营销公司。”

 

她认为那不过是普通公关手段:“控评分很多种,粉丝会搜关联短语给微博抓取,这是SEO(搜索引擎优化);还有危机公关,正面新闻控‘评’,负面新闻控‘赞’,让‘优质评论’占据视野。反黑就像公关删黑稿,有举报掉的,也有沟通后删的。”

 

至于打投,我们聊到吴亦凡蔡徐坤被刷到登顶美国音乐榜单一事时,她一口气讲了10分钟,表示打榜是韩国粉丝发明的、美国流量也这样做、这没违反规则、以及如果平台觉得有问题,平台应该自己改善规则。

“粉丝只是在建立品牌正面形象。”璐璐说。

 

“我认为这类比不太恰当。”陈纯并不同意。“公司多数员工上班不是对老板忠诚,是为了拿工资吧?饭圈不但没工资,还要倒贴钱,我不觉得有相似之处。”

 

“就是剥削制度。”他认为,“很多人被剥削金钱和劳动力,每个组有负责人督促他们。我见过有做过很多事的人,刚做完手术、还在上班,对负责人说最近没时间,被批评说:哥哥那么辛苦,你每天动动手指而已!她觉得这套机制非常无情,上面当你是机器零件。”

 

韩国也有打榜、粉黑。但陈纯认为两国政治现实不同,主流认知不同,对饭圈的影响就不同。“他们不能用国家权力去影响偶像表现爱国主义。民主国家通常还有相关法律,保护人在网络的权利。”

饭圈与集权的另一呼应,是强大的动员方式,有大众运动(mass movement)的色彩。


饭圈是一种大众运动吗?

陈纯认为,饭圈与集权的另一呼应,是强大的动员方式,有大众运动(mass movement)的色彩。“大众运动不一定和民主有关。”他强调。20世纪极权主义的崛起,也生于大众运动。“在意大利和德国,大众政党作为一个集体运动呈现给公众,然后才上台。”

 

他认为,饭圈的目标都是凌驾在个体上的集体性价值:哥哥的事业,哥哥的尊严,对应在政治领域,就类似国家荣誉、民族群体等。而哪怕是哥哥的利益,在饭圈行动中也变得抽象:肖战粉丝已不再是为肖战个体尊严而战,反像借此名义做动员式表演。

 

大众运动的特点是,虽然可能由某人发起,但起步后就不受个人控制。

 

“比如发起举报的肖战粉头,事情已超出她控制范围,运动一旦开始就有了自己生命,已经人格化,要达到一定结局才会平息。若发起人想法改变,很可能被运动抛弃。”

 

但璐璐不认为饭圈那么有自发性,至少目前以饭圈名义发起的政治行动,官方色彩依然很浓。以饭圈出征为例,她身边就没听说有人去。后来璐璐看到当时调度QQ群的对话,发现指令非常明确,“几点评论哪条,别提到什么内容,跟饭圈网宣一模一样。”这样大型的网络行动,需要多强力的统筹,璐璐非常清楚。“我不觉得这是饭圈自发事件。”

 

“有些小姑娘感召之下确实就去了。”她承认,“但他们其实是人海战最底层,纯水军。”

 

她举了两个疑点:“首先,饭圈搞这种活动,内部必然引起争议。爱国很要紧,但你应主力服务自己爱豆;其次,最直观的,饭圈的出征时间,为什么由帝吧预告?”

对饭圈的未来,我比较悲观。这种组织、动员和运动方式,一旦政治化,官方配合、煽动势头,绝对会成为大型网络恐怖。


爱国饭圈的未来:潘多拉魔盒的三种可能

“去年8月开始,我就担心,如果官方放手利用饭圈,我身上的事会发生在我所有朋友身上。当我发现饭圈真能被国家利用,就在想,我们也把政治想像力用尽,想像饭圈的发展,会是怎样?”8月后,陈纯尝试做这种想像,被饭圈的可能性吓到了。

 

“对饭圈的未来,我比较悲观。这种组织、动员和运动方式,一旦政治化,官方配合、煽动势头,绝对会成为大型网络恐怖。”

 

他认为饭圈作为大众运动,未来有三种可能。

 

一种是官方意识到其力量不可控,用强力扼制它。“不让微博有超话,不给搞粉丝贴吧,在政府可控范围内,消灭组织平台。”

 

一种是二者成功配合。“官方肆无忌惮利用饭圈出征、巡逻,处理反对声音。简单来说就是红卫兵。”

 

“第三种恐怖想像是,政府在某阶段,因经济或政党问题,对社会总控制力减弱,同时饭圈出现了组织天才,将力量整合,完全政治化,变成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力量。”陈想像,“吸收高效的组织模式,亮出意识形态底牌,最后甚至凌驾官方之上。”

 

这也是意大利、德国极右政党上台的模式。

 

“后两种哪种更恐怖不好说,第一种反而变得乐观。”他笑说。

 

陈纯认为,从现状看,官方对饭圈以压制为主。肖战事件后,《检察日报》发文批评饭圈,这一度让舆论疑惑:明明是官方建墙,粉丝顺应政策,为什么被批呢?

 

“我认为官方对此有觉悟:这是个潘多拉魔盒,不可打开。共青团等舆论窗口对饭圈的意见反复,体现了矛盾的心态:想利用,又害怕。由于这种态度,饭圈暂未到政治化那一步。”他认为,与当时半民主体制的意、德不同,中国体制控制力更强,只要官方认识到其危险,自身统治也没问题,就不易被反噬。

 

与陈纯的忧心不同,璐璐不认为饭圈的国家主义色彩特别浓,更强调饭圈女孩并非铁板一块,她们多姿多彩。“做一场应援,需要文案、物资、统筹,是一场中型活动,得有很强筹划力。还有很多艺术生,学画画摄影对构图有想法,当站姐有优势。cos圈、古风圈、lo裙圈的也常混得好。追星女孩很多有钱的,还有长得好看的,她们可能本来就要当练习生……”璐璐说,经饭圈打磨的人,能力强的不少,是天生的项目经理、策划、公关……

 

也可能是天生网评员、删贴员?对。她回答。

 

“这不矛盾啊。我不否认他们很优秀。正因为那么多优秀的人在,我才觉得恐怖。”陈纯最后说。

 

 

成为第一位留言的人吧!

我来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