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确诊日记
最新上传:

大李,生于八十年代末尾的上海人,除了上海话还自学了粤语听力(如果粤语也有洋泾浜,那我也算会了)。从高中起有一个靠卖文为生的梦想,奈何被举报后只能放弃自己的网名,面对“还是别出名更好”的现实。除了写字,受疫情影响,开始做自己的播客——塔可冲司机。

11/07/2020
出院隔离完14天后,就万事大吉了吗?
0
10/31/2020
虽然西餐做得丝毫不西餐,早餐只是以切片面包和牛奶替代了粥和豆浆的组合,但这并不妨碍每天127元的收费。
0
10/24/2020
在我住院期间,能明显感受到随着外国病人或者说从国外回来的病人不断增加,病人们对检测结果的知情权要求显著提升。病友的微信群里,有老外在传授经验:“每天不断问他们检测结果,他们会告诉你的。”
0
10/17/2020
什么是你心目中理想政府的模样?是自由放任还是大包大揽、是服从民意还是领导人民、是提供福利还是争取荣光?
0
10/10/2020
回国,还是不回,对于无数身处海外的华人来说,成了一个哈姆雷特式的问题。
1
10/03/2020
每间病房里都住了三个人,入院病人“死蟹一只”,不是新冠也是新冠了。
0
09/26/2020
那些不需要穿着防护服、不需要来一线巡房的“专家”们,透过电脑屏幕远程来掌控全局,决定那些最重要的事。
0
09/19/2020
在疫情带来恐慌、仇外、污名的同时,全球都陷入一种对感染源并不科学的狂热追逐之中。
0
09/12/2020
落地,隔离,检疫,确诊,住进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三周后出院。这是我的确诊日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