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院里的老外肺炎病人:鸡同鸭讲还要扫二维码

在我住院期间,能明显感受到随着外国病人或者说从国外回来的病人不断增加,病人们对检测结果的知情权要求显著提升。病友的微信群里,有老外在传授经验:“每天不断问他们检测结果,他们会告诉你的。”
撰文 | 大李
10/24/2020
本文共2266字,阅读时间约5分钟

之前说到,我的病房中首位康复出院的病友名叫史蒂夫,他已经在上海生活了十多年。疫情爆发后,他回法国照顾母亲,3月,他又从法国回到中国,当时尚且允许自行居家隔离。待到居家十日左右,史蒂夫发起烧来,经定点医院检测,最终进了公卫中心和我成了病友。


语言

3月时,随着输入性病例逐渐取代本土病例成为主要病人群体,已经成了“老革命”医护,又遇上了“新问题”,比如语言。


史蒂夫只会说简单的中文,对各种疾病术语不甚了解。医生和护士都有努力、认真地尝试以英语和他沟通,但交流仍常陷入鸡同鸭讲,这让史蒂夫感到困惑甚至有些沮丧。由于我们病房的病人恢复得都还不错,精神状态较好,所以医生时不时会到我们病房问一些词汇的英文表述,然后再和其它房间的外国病人沟通。后来医院开始配备翻译机,沟通才顺畅起来。 


餐饮

我入院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所以只领到一份水煮面配两根青菜。

上海市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医生。(中新网视频截图/维基百科)
上海市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医生。(中新网视频截图/维基百科)

入院头几天,餐食都不尽如人意,非常寡淡,早饭只有白粥,就在那几天,这家医院理论上的主要专家之一、“网红”张文宏医生给出“早饭不许吃粥”的建议,因为它不够营养。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医生还把这个视频转发到了病人的微信群,这或许也反映出,他们并不知道病人到底每天在吃些什么。经过病人的几次反馈,整个医院的餐食逐渐丰富了起来,甚至开始为外国病人提供西餐的选择。


可是,为什么要到3月、经病人不断反馈之后,餐饮才开始逐步变好呢?2月本土爆发时,住在这同一间医院里的中国病人,是否每天早饭只有白粥,他们如何获得足够的营养来战胜病毒呢?


中药

在这次疫情中,中医被拔到了很重要的地位。入院时,护士首先拿来一张印有二维码的纸,要求病人扫码加入一个中医的群。这可难住了一些老外:Chinese Medicine? 这是什么?


一开始,史蒂夫看着我们每天喝这种咖啡色的液体,非常困惑,我猜,他一遍怀疑这液体的效用,一边也在纠结自己该不该也喝一点?


坚持了2-3天后,史蒂夫也加入了喝中药的行列。问他第一次喝中药是什么感受?“Like mud.”(像泥巴一样)他苦笑着说,”Chinese coffee.”(中国咖啡)

 

2020年3月13日,新冠疫情期间,北京一家中医诊所的工作人员正在配药。(图:AP)
2020年3月13日,新冠疫情期间,北京一家中医诊所的工作人员正在配药。(图:AP)


权利

当初欧美刚刚进入封城阶段时,有些地方仍允许人们独自出门锻炼,可以想见欧美人对运动的热爱。史蒂夫入院时,也带着瑜伽垫,隔壁病房一位美国回国的华人,每天五点多也会起床做瑜伽。虽然医生并不支持新病人进行运动,因为需要减少消耗、储存能量,直到病情逐渐好转,才会允许进行一些拉伸和消耗不大的瑜伽。


除了生活习惯的不同,外国人对基本权利的诉求就更明显而直接。在《“你的屎是国家机密”》中我提过,核酸检测、血液化验和CT的结果,常常无法及时知晓,对此病人除了反复问,别无他法,也只能听之任之。在我住院期间,能明显感受到随着外国病人或者说从国外回来的病人不断增加,病人们对检测结果的知情权要求显著提升。


隔壁病房的留学生,在刚刚入院时如我们一样一脸懵,电话里她的爸爸妈妈告诉她要争取自己的知情权,甚至直接给医生打电话要求知道具体的检验结果。病友的微信群里,有老外在传授经验:“Keep asking them the results of tests everyday, they will tell you.”(每天不断问他们检测结果,他们会告诉你的。)


宣传

史蒂夫在打电话时,我听过他说:“Now I know I am in good hands.”(现在我获得妥善照顾了)的确,国内为了防范和治疗新冠病毒,尤其是在3月资源充足的情况下,对每个病人都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成本。

 

正因为此,我们也常向护士们表达感谢,穿着防护服的他们需要连续8个小时以上工作,并且承担了许多分外事,比如收费、送水等等。熟悉了之后,护士问我们能不能给她们写封感谢信,尤其是希望史蒂夫写一封法语感谢信——或许这样能够体现出这次大规模输入性病例的治疗群体的特殊性。

 

配备了翻译机之后,护士也来找史蒂夫拍摄了一段视频,内容是医护用翻译机与病人对话,安慰和鼓励对方。明明这些对话史蒂夫都可以用中文完成,但他还是配合他们用翻译机完成了这场“表演”,拍完后他笑称:“我成了他们propaganda(宣传)的工具了。”

 

外国人不一样?

有时我也会想关于崇洋媚外的问题。给外国人创造居家隔离的条件、给居家隔离的外国人送他们需要的面包咖啡,或许不都是因为崇洋媚外,也可能是因为大家知道外国人“不一样”——他们要知情权、他们要吃不一样的,不然就可能上纲上线讲人权,外国人真是太奇怪了,只好满足他们。

2020年3月1日,新冠疫情期间,一名戴着口罩的外国人走在北京街头。(图:AP)
2020年3月1日,新冠疫情期间,一名戴着口罩的外国人走在北京街头。(图:AP)

 

如果中国人这么要求就会被当成“作”,毕竟,中国人是没有上述借口的,中国人应该理解和知道中国的规矩,比如有个中国人在抽血前要求知道到底为什么抽血,以及自己是不是转阴性了需要复核检测结果,医生虽然会耐心解释,但也会认为中国病人是因为“心情不好”才会如此“刁难”。 

 

满足外国人,除了由于他们的不同,还有宣传上的现实作用。我们在入院时提出的收快递、开小卖部等要求被一一被实现;伙食越来越好;营养师开始加入医院;医生开始了解病人知情的迫切……这间医院,似乎在输入性病例爆发增长后,一些很基本的问题才被重视、改善。有句讲句,在2月份,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时期,这间医院是怎样的景象?当初的中国病人,他们过得都好吗?

成为第一位留言的人吧!

我来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