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哥回到理发店:那张储值卡是充还是不充?这是个问题

自个儿钱包管紧了,别再让花钱也有不是。
撰文 | 迪哥
09/09/2020
本文共1535字,阅读时间约3分钟

2019年秋,我在美国的洛杉矶待了两个月。这和一般旅游不同,算是沉浸式感受了一把美国的人和事,具体的就不在这儿展开了,有的是机会。

 

在美期间剪了次头花了爷二十刀!这对于平时二三十人民币折腾一回的寸头中老年来讲,真是贵得出奇,回北京一下飞机就想着赶紧回自个儿的美容美发机构“过把瘾”——爷是VIP!

 

木子悦门面
木子悦门面(作者提供)

很快,踏着轻快的步伐我来到了木子悦护肤造型机构。远远看到黑着灯,走进了五雷轰。关张啦!我C!那儿还存着三四千块钱呢!人呢?跑了?急急开动脑筋,怎么办?有辙,咱有联系人名片啊,哈哈哈!

迪哥在木子悦护肤造型的储值消费(作者提供)

 

电话打通,询问了木子悦的情况,那头儿非常淡定的和我说:“哥,木子悦关了。不过没事,我安排好了,您就到附近的朋克造型剪头发,他们接待。钱还能用!”瞧瞧这服务,就是踏实,给一百个赞!

 

二话不说朋克造型走起。进店,说明情况,落座开剪,这服务没二话,洗剪吹的小伙子热情有加。

 

洗剪吹:“哥,您原来是在木子悦剪头发吧?”

 

我:“是啊,我老婆还在那儿做美容,这次是木子悦把业务已交给你们了吧,我在那儿还有储值呢。”

 

洗剪吹:“呦,哥,木子悦是把客人移交给我们了,钱真没给我们。今儿您算是体验一次,要继续用原来的储值,还得在我们这儿充点儿钱。”

 

我次奥!

迪爷胸中瞬间奔腾着八十万个草泥马。老哥这已经是第二次被卖了。

镇定镇定。想当初在木子悦也是从另一个关张的美容美体店被“转移”过去的。先探探情况。

储值卡(网络图片)

 

我:“嗯……那你们这里怎么充钱啊?”

洗剪吹:“哥,我们这儿五千、八千、一万、三万、五万……”

我:“行行行,哥们儿别说了,充不了那么多。最少多少?”

哥:“您原来卡里还剩多少啊?最少要充一倍啊。”

 

在中国大陆,储值消费已经成为网吧、美容、超市等行业较为普遍的营销手段。(网络图片)
在中国大陆,储值消费已经成为网吧、美容、超市等行业较为普遍的营销手段。(网络图片)

事已至此,我大概已经知道该干什么了。第一次被转移,我也是剪个头发,顺手八千多的充值,激活上一家剩余储值额度,还拿了个五折剪头发。当时美逼逼的给老婆打电话邀功,被勤俭持家的夫人一顿狂喷:“就剩一千多了,不和我打招呼就充值,万一这家也跑了呢!”这回好,第一次知道咱媳妇儿还是个预言家,真!跑!了!

 

我:“这我要和家里人说一声。哎,对了。你知道这木子悦怎么回事吗?老板真跑了啊?”

 

洗剪吹:“可不是嘛哥,老板把北京几家连锁全关了,卷钱跑了。您这算是客户资源,移交给我们了。跟您说实话吧,您剩的钱算少的,还有剩十万八万的呢,跑我们这儿来一回,还报警了。我们也没招儿啊,警察也管不了,这是经济纠纷。”

 

真特么心疼剩的那点儿钱,苍蝇再小也是肉啊,就这么让人给卷走了。

 

我做面不改色状:“你说这老板也是牛逼,丫就不怕工商税务查他?真有较真儿的一报案,那法人就算不是本人也是他亲近的人吧?还能跑的了?”

 

洗剪吹:“哥,要是真能找到,那几位有余额的大姐能找我们拼命吗?您听说过有个叫三和的地儿吗?就在南方,租个身份证注册才几百块…….”

朋克造型
朋克造型(作者提供)

 

倒霉催的。我特么一个月前刚看了部叫“三和大神”的纪录片,感情今儿让我撞上了活学活用的。

 

经历了短暂的懵逼,凭借多年的有限阅历,爷马上反应:卡还是要用的,充最少值激活,得最大限度折扣。关键是怎么跟老婆报备。作为一名有着丰富斗争经验的怂炮儿爷们儿,这点儿求生欲必须有。

 

明确了先少充,好用再充的原则,拿起电话和媳妇儿说明情况,大致就是这边靠谱,环境挺好,充的不多就能拿4.5折之类,得到四个大字的首肯:“行吧行吧! ”

 

十二月的小北风吹得迪哥心中一阵阵犯凉。储值消费的骗局十几二十年来全国四处频发,美容卡、加油卡、手机充值卡等等都曾有过类似的案例,大小媒体报道无数,怎么在牛逼的今天愈演愈烈?工商审核呢?税务跟踪呢?司法监管呢?公安协查呢?一个“三和大神”的身份证,居然能绕过一切政府机构,被发挥出上百万上千万的能量。小老百姓上个当怎么这么容易?我这判断力明明就在拖全国人民智商的后腿啊!

 

还是把自个儿钱包管紧了,别再让花钱也有不是。
 

成为第一位留言的人吧!

我来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