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在美国参与社运的我,从排斥到重新拥抱“中国留学生”身份

>

匿名

06/04/2021 - 23:27

问题

很有意思的分享!不过请问:在亚裔的生命和尊严危在旦夕的关口,在特定的“亚裔反仇恨”运动中,要求运动“必须包括”那么多大而无当的其它政治纲领,这在逻辑上和你去BLM游行要求ALM有什么区别吗?何况这些口号纲领很多是深重的历史遗留问题,难道要等到天下大同了,现在受仇恨袭击的亚裔才有机会有权利争取自己的民权?

如果真心支持这些纲领,而不是为了占领道德制高点,可以直接参与支持相关的运动。口号可以写 Asian Americans for XX, Chinese Students Support XX, Chinese-XX Solidarity 等, 或者在国内“留美学生支持XX”。这样弱势群体团结起互助,结成联盟。事实上现在就有Jews For Asians 和 Black-Asian Solidarity活动。我们为别人发声,别人也会为我们发声,“发声”不是为了罗列口号,占领道德制高点。

匿名

08/13/2021 - 04:36

In reply to by 匿名

感想

这让我想起来很有趣的一个点。之前我比较关注女权主义,我觉得女权主义是基于女性状况来提高女性权益的。但有人说女权主义可要考虑到男性权益,考虑到其他各种权益。但是这样要求“必须包括”其他政治纲领反而使原来的清晰的女权目标失真了。

我来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