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加速”、“躺平”到“献忠学”:在审查系统下一个个消失的政治黑话

加速、躺平、献忠……这些风靡中国网络的词汇迅速出现,又神秘消失。直接批评政府的话语词汇都轻易触发审查机制、被删除和被清理,但这种类似黑话的话语,却能一度顺利逃过审查。
撰文 | 胡不归
07/16/2021
本文共3500字,阅读时间约5分钟

近期,“献忠学”突然成为网络热词,同时也成为网络高度敏感词


中国数字时代6月5日至6月11日的《敏感词周报》的报告中,“献忠学”、“献忠梗”、“献忠”、“献忠事件”、“献忠行为”、“遍地献忠”、“无差别献忠”等,均成为高度敏感词,其中“献忠学”、“献忠梗”极高。


此外,在网易平台的文章《献忠学入门》被删除。

“献忠学”有关搜索被百度、B站、微博、微信等禁搜 (网络截图)


为什么“献忠学”会突然流行与敏感呢?


张献忠,为明末农民起义领袖,1644年进入四川不久在成都称帝。在其统治后期,他对成都一代居民疯狂屠杀,即历史上著名的张献忠“屠蜀”。而在当下突然流行起来的“献忠学”中,借此指底层人用无差别杀人进行暴力犯罪的行为。

张献忠在历史上留下了一个滥杀无辜的血腥形象(网络图片)


“献忠学”的突然流行,直接与最近两个多月来中国频发的暴力事件有关。据综合报道,6月5日下午,安徽省安庆市迎江区一名男子持刀在商业步行街上随意砍杀路人,造成6人死亡、14人受伤,现场惨烈。美联社报道说,一名无业男子,因“家庭不顺悲观厌世而泄愤行凶”,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当地警方没有通报作案动机。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几位受伤的行人满身是血,人行路上也是多处血迹。


这是中国近几个星期以来十多起恶性随意攻击事件的最新一起,其中许多是案犯意图报复社会而肆意伤人杀人。类似事件还包括:

6月5日 在四川眉山,一男子将理发店内的两人杀害后逃窜,警方发出最高悬赏10万元希望协查通报。
6月3日

在广西柳州,一名42岁男子在社区持刀伤人,现场两人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

5月29日

在江苏省南京,41岁男子因感情纠纷行凶,驾车当街辗压前妻、撞车逃窜、持刀捅人,共伤及7人,自杀未遂,共8人送医治疗。同一天,浙江嵊州市发生一起杀人案,导致3死2伤。

5月28日

在湖南郴州,5名小学生在校外被一男子砍伤。当天,在浙江义乌稠城街道化工路一名男子持刀捅伤一名女子及男子。同一天在湖北武汉,一男子持刀在一小区外伤人,嫌疑人被控制。警方称,有人受伤,无人死亡。

5月24日

在河北任丘,一所中学校门外发生砍人事件,造成3人受伤,包括一名家长和两名学生,其中一名伤者伤势较重。行凶男子30岁,无业。

5月23日

在江西南昌,一男子持刀伤人,造成1死1伤。犯罪嫌疑人案发后自杀身亡。

5月22日

大连劳动公园门前突发严重交通事故,一辆轿车猛烈撞击在过路的行人,没有任何减速的迹象,导致4死3伤。肇事逃逸后被警方抓获的男子31岁。

5月17日

在上海,一名女子在分众传媒上海办公楼内持刀划伤5人。肇事者称,因情感纠纷进入办公楼寻人未果,后来情绪激动持水果刀伤人。

5月8日

在上海青浦,一男子持刀杀害一男后逃至附近一小超市内持刀劫持一店员。嫌犯被警察击毙,人质获救未受伤。

4月28日

广西玉林北流市一幼儿园发生的重大持刀闯入伤人事件,造成2人死亡、16人受伤。18名死伤者中有2名教师,16名幼儿,震惊社会。网传视频显示,幼儿园的游乐区有多名儿童受伤,身上有大量血迹,有孩子坐在地上大哭。


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网民开始大量使用“张献忠”这个梗,一方面指这些无差别杀人的下层反抗者,另一方面,网民又以一种戏谑的方式,借此用来表达对缺乏安全的社会的不满,如“全网呼叫张献忠”“早该图图了”“献忠的欲望正在高涨”等表述。


使用“献忠梗”的网民心理,是非常复杂的。用臭名昭著、甚至可能精神失常的张献忠来指代这些无差别杀人的暴力犯罪者,显然,网民是不认可他们的;但是在网络狂欢精神背后,这种现象又被中国网民戏谑成一种无奈、绝望,甚至可以说最后的反抗手段。


就在“献忠学”之前流行的“躺平学”,似乎在另一个层面上,同样委婉表达了网民的反抗。

 
4月17日,网名“好心的旅行家”的网友在百度贴吧发布帖子《躺平即正义》。他说:“既然这片土地从没真实存在高举人主体性的思潮,那我可以自己制造给自己,躺平就是我的智者运动,只有躺平,人才是万物的尺度。”他说,厌恶传统家庭观念,人不应该如此劳累,为此,一天吃两顿饭,一年就工作一两个月。


这个帖子顿时引起热议,“躺平”概念爆红网络。许多网民表示要“躺平”:与其长期无望奋斗,不如“躺平”,无欲无求,“不买房、不买车、不结婚、不生娃、不消费”,维持最低生存标准即可。


为什么“躺平”会成为一时“潮流”?这也与近年来“过劳死”或是因生活无望而自杀的社会事情频发有关。


就在《躺平即正义》贴出的前十几天,4月5日,卡车司机金德强在唐山丰润区超限检查站办公室内服毒自杀,直接原因是交不起2000罚款。金德强在遗书中说:“我今年51岁,干运输10年了,不但没有挣到多少钱,反落下一身病,三高心脏也坏了。”


1月11日,江苏泰州海陵区一小区附近,一名外卖员疑将汽油浇到自己身上后点燃。附近商户发现情况后,立即上前灭火施救。火灭后外卖员自行爬起拒绝前往医院救治,他说:“我连命都不要了,无所谓,我要我的血汗钱。”


2020年12月29日,22岁的拼多多员工“润肺”(网名)半夜猝死在下班路上,这位爱唱歌的女孩有一位打算结婚的男友。

 

(网络截图)

2021年1月4日,认证为拼多多的知乎账号在有关润肺事件的提问下回答称:“你们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个人不是用命换钱,我一直不以为是资本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的问题,这是一个用命拼的时代,你可以选择安逸的日子,但你就要选择安逸带来的后果,人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努力的,我们都可以”。这个回答在30秒后被删除,但仍被一些知乎用户截图,并在网上大量传播。


在几个月后,这个冷血的回答得到了回应:“躺平学”应然而生。


可以说,卡车司机、外卖骑手、低级白领等近期社会热点事件正是“躺平学”盛行的背景。虽然在实践中,真正“躺平”的人还是极少数,但是在网络上,“躺平”更像是是网民对“内卷”“996”严重的社会的不满与反抗。


不意外的是,这种不满与反抗也遭到审查:5月15日,光明日报“光明时评”栏目以《拒绝“内卷”,年轻人开始信奉“躺平学”了?》一文对“躺平”现象进行批评;5月20日,《南方日报》发表署名为王庆峰的评论文章《“躺平”可耻,哪来的正义感?》一文,其中对“躺平主义”进行批判,认为是“毒鸡汤”,获新华社转载。5月20日,湖北经视一个栏目“直播微视评”说:认命可以,躺平不行。

湖北经视一个栏目“直播微视评”说:认命可以,躺平不行 (网络截图)


与此同时,“躺平”亦成为敏感词。


中国数字时代《敏感词周报》5月25日——5月29日敏感测试显示,“躺平学”在知乎禁搜。而在微博 @共青团中央 的一条“当代年轻人从未选择躺平”微博遭评论“翻车”后,开启了“精选评论”模式。B站的一条来自湖北经视的新闻“认命可以,躺平不行”的视频在被围观后,3000条左右评论被删至不足一百余条。

 

豆瓣上的躺平组被炸(网络截图)

而最早引发热议的《躺平即正义》已经遭到全文删除。在豆瓣上,有着近万人的躺平组被炸。有网友对此评论:“豆瓣躺平小组被炸,微博热搜随即出现#拒绝躺平的86岁科学家#,对于那只掌控着我们的大手越来越感到恐怖,它默认、纵容、甚至鼓励你永无止境地陷在996的循环里,却不允许你有一丁点显露本性的思考和抵抗。从这一点来说,一棵会思想的芦苇危险且无用,远不如终日推石头上头的西西弗斯,它把这惩罚美化成了命运和福祉。”


在网络上,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像“献忠学”“躺平学”这样的网络政治话语,比如2020年流行的“加速”“加速主义”。其意思是,这个社会越来越封闭可怕,不如加速让它完蛋,不破不立。于是在推特上出现了许多“加速主义者”,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被称为“总加速师”,这些网民希望他逆行倒施,加速中国社会走向灭亡,然后一切可以重新再来。同样,“加速主义”也引起审查系统的注意。2021年4月23日,奇客资讯有网友曾表述,把加速主义作为关键词搜索,会遭到有组织的水军的污染和攻击。


在“躺平”出现后,虚拟论坛品葱上甚至出现讨论话题:“躺平主义和加速主义,哪个对当今社会冲击更大?”


有的网友认为:两者不冲突,加速由上而下,躺平由下而上,此乃夹击之势。有的网友认为,对躺平主义进行批判的加速主义,对社会影响最大。有的网友认为,两者维度不同。加速主义主要作用于传播领域,躺平主义主要作用于经济领域。有的网友称,顶层习共加速,底层百姓躺平,中间的夹层阶级才会面临越来越重的抽水割韭菜,这不是相辅相成吗?


从加速主义、躺平学到献忠学,虽然三个词在网络上各有其含义,但他们的流行很容易让人想起中国一句古话:“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都是借此表达对当下社会的极为不满,以及反抗。


为什么网民会选择“加速”、“躺平”、“献忠学”这样有些莫名其妙的词汇来表达自己的意见呢?一个最简单的原因便是,直接批评、质疑的政府的话语词汇都轻易触发审查机制、被删除被清理,甚至无法发出,而这种类似黑话的话语,却能一度顺利逃过审查。当然,一旦,这些网络政治话语流行开来,也必然会遭遇审查,这便是极权的逻辑,也即“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成为第一位留言的人吧!

我来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