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热的复古挤奶工裙讲起,说说那些奇葩的古代流行时尚

这样痛苦,为什么还这么穿?部分原因自然是流行风尚迷了双眼,另一方面,则是男权对女性的束缚。
撰文 | 孟兔
03/04/2021
本文共1743字,阅读时间约4分钟

前几天逛Instagram,发现很多时尚博主开始穿欧洲挤奶工裙。这种泡泡袖,大领口,腰收紧,大伞裙设计悄悄又流行回来了。牛奶工裙本是欧洲挤奶女工穿的, 17世纪维米尔创作的《The Milkmaid》里的穿著,是这样的裙子。

维米尔创作《The Milkmaid》
约翰内斯·维米尔创作于1658 年的油画《The Milkmaid》。(Rijksmusuem / Sotheby's)

 

严格来说,这个风格没真正意义上退出过流行舞台,18世纪欧洲贵妇圈、法国洛可可时代,都有其踪迹。巴黎洛可可画家Huet在1769年创造过牛奶少女主题的画作,少女身着大领口、泡泡袖粉色挤奶工裙,头顶一壶牛奶,轻快跨过木栏。

 

巴黎洛可可画家Jean-Baptiste Huet 1769年的画作《La Laitière (The Milkmaid)》。(Musée Cognacq-Jay /Flickr)
巴黎洛可可画家Jean-Baptiste Huet 1769年的画作《La Laitière (The Milkmaid)》。(Musée Cognacq-Jay /Flickr)  

而迪斯尼作品中牛奶工裙也屡见不鲜:《白雪公主》大领低胸泡泡袖黄色宽裙,《美女与野兽》中贝儿的出场装束。

 

好流行永不过时,牛奶工裙,赫本小黑裙,洛可可蕾丝,这些复古元素,在时代洗礼中每隔一段就会又突然流行。

 

但并非所有复古时尚都值得“死灰复燃”:在18世纪英国,曾有一位名媛,引领出别样“大肚”潮流。

 

漫畫家艾薩克.克魯克香克以諷刺畫記錄當時婦女穿著肚墊的潮流 圖片取自大英博物館,1793年
漫画家艾萨克.克鲁克香克在1793年以讽刺画记录当时妇女穿着肚垫的潮流。(大英博物馆)  

是,你没看错,18世纪末英国,流行的不是马甲线,是大肚婆。当时的KOL夏洛特.坎贝尔夫人,除了过人美貌,还是个轻小说家,有一批书粉。一次晚宴中她的新古典主义打扮,引起上流社会女性疯狂追捧。

 

如果不知道什么是新古典主义,大概说两句,那时反对铺张浪费,奢华的洛可可风落伍了,随着法国大革命爆发,繁复华丽设计不再吃香,当时名流也和现在我们一样,追求复古。

 

复古希腊罗马雕像、绘画的简约审美,就是新古典主义。

 

那雕像女神的形象是怎样?肉感,高腰,不繁复的装饰,以及……圆滚滚的小肚子。

 

大家可以幻想那个场景,一众束腰、伞撑撑大、移动艰难的裙摆、满身琳琅挂饰的晚宴贵妇中,坎贝尔夫人身着高腰贴身长裙,简约勾勒出胸部,以及……微微肉感的小肚子。自然清新的打扮瞬间打败一群“妖艳贱货”,成为当时街上最靓的崽。

 

然而,坎贝尔夫人绝对想不到,流行走向越来越扭曲,除了追求古典雕塑美,他们,还,开始,垫起了肚垫。是的,你没看错,他们把肚子越垫越高,像怀孕一样。以至当时讽刺诗人、漫画说肚垫为女性提供了性自由掩饰——掩饰偷情怀孕的肚子。

 

这个畸形时尚一年就宣告结束,昙花一现的审美并未流传到现在,之前被唾弃的束腰继续主流着。

 

古诗曰:“楚王好细腰,宫人多饿死”,说因上位者喜好,而令宫娥节食束腰以至饿死。但在古欧洲人来看,中国所谓细腰简直小儿科。

 

束腰文化从16世纪流行,一直延续到19世纪末。吉尼斯纪录显示,当时女人腰围只有33厘米。这是怎样的概念,成年女性手掌长度约15-20厘米,也就是说,腰围可能就是她双手合起的大小,就像言情小说说的“不盈一握”一样。

 

别忘了,小说中男主搂腰“不盈一握”,可是男人的手,中古小腰精们的不盈一握,大概是图中这样,嗯......

16世纪流行到19世纪末的束腰文化。(网络图片)
16世纪流行到19世纪末的束腰文化。(网络图片)

 

相信以现代人审美,可能,不太,吃得消。而这种束腰方法,也会极大损害女性身体,导致内脏变性,肋骨移位,甚至丧失生育能力。

 

束腰衣导致的肋骨畸形和身体损害。 (维基百科)
束腰衣导致的肋骨畸形和身体损害。 (维基百科)
 

这样痛苦,为什么还这么穿?部分原因自然是流行风尚迷了双眼,另一方面,则是男权对女性的束缚。

 

约翰·济慈心中的理想女人是“一只奶白色的绵羊,咩咩叫着求男人保护”;而莎拉·艾丽斯说,女人最大责任就是受难,并不断坚持。当时男人自然而然把女人当做附属品、可支配物件。这也是为什么无论西方束腰,还是东方裹脚,都把女人用服饰束缚,无法自由活动。打扮成男人们“喜欢”的样子,不仅是潮流审美,也是变相被迫。

 

为美丽而受苦,不仅是古代被压迫女性的问题。当我们嘲笑那时束腰到肋骨内脏变形时,别忘了,现在很流行的细腰方法叫“抽骨术”,也就是抽起肋骨。一位瑞典女孩为了前凸后翘,抽了自己6根肋骨

 

如今满屏大眼雪肤锥子脸,长腿细腰天鹅颈的宣传,和19世纪潮流杂志刊登的细腰流行,没有本质区别。皮肤不白是原罪,胖就要被唾弃,没有大眼雪肤的亚裔影后被网上辱骂容貌。

 

在信息轰炸年代,审美无疑多了选择,但因商业或政治因素,所谓风向必会被炒作带动。以前姑娘们没选择权,现在有得选,何必为迎合所谓主流,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说到这,开头那个笑话一样、昙花一现的“大肚子”流行,似乎也不那么可笑。就像画中的坎贝尔夫人,身着简约布裙,放开束腰,丢了伞撑,展现松弛下来的小肚子时的可爱。

 

中坎贝尔夫人的画像。(维基百科)
中坎贝尔夫人的画像。(维基百科)
 

我不禁想,她引领时尚的夜晚,不畏他人目光的女子穿梭在一群叮叮当当挂满饰品,把自己也当做装饰的贵妇中,是如何耀眼的一道光。
 

成为第一位留言的人吧!

我来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