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我是谁

Identity

认识你自己

07/01/2022
目前在司法机构任职的Eugene坦言,荒谬感存在与日常工作中:“两年多前我刚入职时,一直被提醒司法机构要保持中立和不偏不倚的形象,它甚至与掌控检控政策的律政司不一样,但现实是怎样呢?我们看到那么多的政治检控,用法律的手段打压异议者。”她正在考虑辞职。
06/24/2022
我惊讶地发现,自己身边的年轻亚裔、1.5代移民和中国留学生们没人听过陈果仁的名字。“陈果仁事件”被誉为美国亚裔民权运动的转折点,但就像大多数社会运动,如果不反复思索如何延续它与当下和未来的关系,那么在时间的长河中,终会被集体淡忘。
06/23/2022
在调查的时候,只要你一问你觉得自己有受到文化统战影响吗,大部分的受访者戒心都会起来,他们会告诉你,我没受影响。我们倾向把这个现象叫做文化流动。
06/04/2022
她的改变就在那时:她意识到,在她站立的校园草坪上,曾经堆满了1989年牺牲的师兄师姐的遗体。
05/06/2022
我发觉自己作为女性,在各个层面上都在远离“母亲”。远离母亲的概念,母亲的事务,母亲的群体,甚至作为母亲的个体——我三年没见国内的父母了,而且我早就走出了妈妈的人生经验范围,她也不再有“值得分享”的人生经验了。
02/17/2022
于是我开始思考,我放弃了在香港的农业,将锄头放下了,但我是否可以在英国重新拾起锄头?
02/17/2022
同婚通过至今,许多台湾的爷爷奶奶,已经由震惊、不解到慢慢习惯自己的同志儿女,甚至开始接受了他们的“孙子”。
02/14/2022
“发红包还是晒孩子?”在这个“快乐脱单相亲”微信群里,忙不迭的是海外单身华人青年的爸妈。
02/08/2022
计划生育时代终结,促进生育的政策不断加码,但他们仍然选择丁克生活。
01/27/2022
这个群体都是最普通平常的中国人:有异性恋,有同性恋。有人爱读书、打游戏、逛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