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我是谁

Identity

认识你自己

03/29/2024
在他人看来“小粉红”也许有着更明确的模样,是那些在强烈的民族情感或极端的爱国主义下盲目支持中国共产党的中国青年。可是在插画家贝子眼中成为“小粉红”更像是千禧一代的中国人难逃的厄运。
03/05/2024
参与诈骗的人员,被殴打、拘禁,是人口贩卖、强迫劳动的受害人,在某些精心设计的欺诈链条中,被诈骗的人,也参与欺骗,是产业链的一环。在这里受害人和罪犯的界线并不清晰可见。
03/04/2024
中国人在这里被称为“行走的人民币”,试图从电诈园区逃跑的人不但会被园区保安追捕,还会被镇上居民抓回去领取赏金,一个中国人曾经最高有过5万美金的价值。被抓回来后,被打个半死或者被打残很常见。
02/27/2024
而当“整治小粉红”的“爽剧”与种族主义合流时,部分人不是不知道对包括华人在内的亚裔施以的歧视,会令亚裔这一社群无法获得应有的地位和权利,但仍选择假装看不见这其中的极右偏见。
02/13/2024
“天朝子民”的印记,并不仅仅出现在话题中心的人们身上,它可能出现在所有人身上。今日的我们遇到了一个动荡不安、大流散的时代,对于中国人尤其如此。
02/12/2024
曾写过《谁的民族,谁的汉服:一袭华丽织衣背后的现代汉民族复兴运动 》一文的台湾作家谢宜安认为,所谓的“汉服”,其实本身就是一个“想像的共识集合体”。
02/09/2024
有人体验未曾经历的大自然生活;也有些人计划要从covid以来第一次返乡探亲。这些异乡成长的孩子们,很快又长大一岁了。
01/23/2024
白纸抗议发生一年后的这个深秋,在纽约,漂泊离散的年轻人把记忆的碎片重拾、拼拢,然后分享给彼此。
01/11/2024
“我是台湾基进不分区立委拟参选人,是来自香港的新台湾人,我主张台湾独立。”
12/28/2023
“被杀害的人再也不能说话。对我们而言,连那些当年死者的名姓都无从得知。无论100年前在这里的你们是谁都好,明年我们都会在这里再相见。”——“百年”的年轻人在朗诵中如此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