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理想派

Society & Education

教育形成了我们,我们形成了社会

03/18/2024
当时的青年理想主义与满腔热血已经不恢复存在,但要求自主掌握台湾命运,避免被锁死于一中框架的意志已经成为了基本共识。
03/15/2024
唯一的政情观察窗口被迫关闭,没有舞台,就不需要影帝,总理终变成“总也没人理”。
03/14/2024
是什么人,因什么原因,在何处而眠?
03/11/2024
在营地里,除了耐心什么都不需要。移民排队交护照、打指纹、领饭,然后等警卫的通知排队坐车离开...... 除了等待,什么都做不了。
03/06/2024
我们的大脑是在和身体一起应对生活中的酸甜苦辣的过程中共同成长起来的,这其中每一个微小的差异都会对我们的自我意识带来不可忽视的影响。
03/01/2024
通报为何如此冷漠无情又如此大胆?这是因为“官方通报”本就是权力的产物,它有一套自运行的逻辑。它自诞生以来,就缺乏必要的质疑和监督,终究有一天,权力会发现没必要再扮演一个“亲民”或者负责的形象。
02/28/2024
“如果这本书只讲男孩——尤其如果只讲异性恋男孩——我不认为它会引起同样的反响,我认为之所以引起如此大的争议,是因为它讲到了女性的性愉悦,提到女性的性欲。”
02/26/2024
“近两年他们演唱会对我来说有一个很深刻的触动,就是他们其实把爱情和政治混在一起去表达,都是关于你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
02/22/2024
日本灾区避难所的领导几乎无例外是男性。要开出所需物品列单的时候,领导就说:要饮料水以及食品。至于女性要的卫生棉,领导视之为奢侈品。
02/21/2024
有的人牺牲了自己的工作,有的人牺牲了自己的学业,有的人被迫流亡。然而,国家的境况并未像他们所期望的那样,在短时间内发生重大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