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所有文章

05/24/2021
我对“中国留学生”身份的重拾,远不是重新拥抱国家主义。
2
01/18/2021
在拜登政府就任之际,我们走访了中文世界中一群关心新政府对华政策的人,听听他们对过去这些年的感受和对未来的想象。
0
09/17/2021
墙内的文娱市场彷佛从曾经的美好新世界变成了冒险者乐园,危险万分也不会令人却步。
0
01/21/2021
比太阳更红,更亲的牛总来了。今年的年会上,牛总要“遮天蔽日”!不看不知道,立海真奇妙!
0
10/07/2021
加拿大的大选过后,一切好像都回到原点。
0
03/23/2021
“你得站在有光的地方去。”这是她安慰好友、合肥“毁容案”当事人周岩的话,也是她的自我要求。
0
10/22/2021
从《我的超豪男友》、《花木兰》到《尚气》,美国影剧作品中的亚裔形象是否有所改变?
0
04/21/2021
《消失的情人节》确实是一个童话,只不过这是一个属于某一类男性的童话。
0
10/27/2021
如果台湾的恐怖故事是从社会集体记忆走向文学、影视,最终 IP 化,那么在“建国后不可成精”的制度下,我们该如何解救中国恐怖片?
0
10/12/2020
华人在俄国是“异类”,但作为少数民族,他其实也是“异类中的异类”。
0
04/29/2021
疫情并没有影响到《鼠疫》的演出,因为这部剧的戏剧空间本来就在网络。来自武汉、美国、英国、巴西、南非、黎巴嫩的六名演员各自在自己不同时区的家中,同时开始了这场演出。
0
09/18/2020
超能圈儿有个说法: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爸爸有没有用预知未来的超能去为人民服务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