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脑 WHYNOT navigation toggle

所有文章

10/27/2021
如果台湾的恐怖故事是从社会集体记忆走向文学、影视,最终 IP 化,那么在“建国后不可成精”的制度下,我们该如何解救中国恐怖片?
0
10/27/2021
台湾恐怖电影在近几年里成为票房保证,抓住观众眼睛的是强烈的议题先行特质。
0
10/27/2021
我们也都心知肚明,除了鬼以外,很多事是能够带来恐惧的,可你绝对无法制作一部韭菜崩溃入魔的恐怖片,无法制作疫情击垮民众的恐怖片,无法制作地铁被施暴之后再被噤声的恐怖片。
0
10/22/2021
从《我的超豪男友》、《花木兰》到《尚气》,美国影剧作品中的亚裔形象是否有所改变?
0
10/14/2021
虽然单口喜剧被认为是一项冲撞权威的表演艺术,但要说喜剧圈的性别意识有多进步,大概也未必。
0
10/07/2021
加拿大的大选过后,一切好像都回到原点。
0
09/30/2021
卢沙野、赵立坚们的垂范下,外交官们争相模仿这条上位捷径,低级外交官不甘人后,老练的外交家也不得不改变风格。
0
09/29/2021
“越大的风险和危机,令我更加珍重和享受每一刻在我思想之中的创作自由”
0
09/20/2021
父亲也要向人解释,为什么儿子变成了姑娘。爸爸总说:“她只是喜欢这样罢了。”
0
09/17/2021
墙内的文娱市场彷佛从曾经的美好新世界变成了冒险者乐园,危险万分也不会令人却步。
0
09/16/2021
Xianzi v. Zhu Jun case became a historic moment in the post-MeToo feminist movement. While waiting for the next court session, we interviewed Xianzi.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