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6/22/2021
2019年后,香港支持反修例运动的群体里出现了“撑黄罢蓝”、用钱投票的风潮,但这也让某些支持运动的“黄丝追星族”陷入了两难。
0
06/21/2021
近十年间,快递业超高速发展,物流传输的血管遍布城市角落,网络看起来畅通高效,足以应付逐年翻倍的包裹量,但血管末梢却悄然变化。
0
06/17/2021
金煌煌曾经是上海最大的二手服装市场,人声鼎沸,是淘衣青年的寻宝之地,是寻找便宜古着(vintage)服装的上海知名文化地标,更重要的,是一个二手市场背后的历史图景。
0
06/16/2021
随着反修例运动案件逐渐进入司法程序,国安法后大批议员、区议员、公民社会人士被捕,香港出现了一群支援有案件在身、正在还押或服刑抗争者的民间网络。
0
06/11/2021
BNO平权和港人的居英权议题,下一步将走向何处?
0
06/07/2021
有人说高考的前身可以说是科举制度,然而中国历史上的科举制度盛行,就是一场寒门和世家的政治博弈,为了打破世家的阶级垄断而产生的。
0
06/03/2021
今年是天安门事件32周年,也是香港“国安时代”下首个六四周年,若维园悼念未能顺利举行,2020年六四悼念行动或将是香港人最后一次“成功”进入维园悼念六四、表达政治诉求的晚会。
0
06/02/2021
《下妻物语》里说——穿自己喜欢的衣服,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
0
06/01/2021
“你不会被当成一个人去对待,他会想尽一切办法避免你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出现问题,因为你一出现问题他就会遭殃。”
0
05/31/2021
爱情这个永恒的性别课题,也许会给人类带来永恒困惑,但女权主义的理念,使她们至少确定自己不要什么。
0
05/24/2021
面对中国问题的讨论,敏感而谨慎的留学生们如何应对意识形态的碰撞与冲突?从卡内基梅隆大学学生会的一封声明能窥见这复杂而有趣的光谱。
0
05/24/2021
中国学生和美国学校对彼此来说,是否各有什么无法取代的优点?中国学生和美国社会的蜜月期结束了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