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6/22/2021
2019年后,香港支持反修例运动的群体里出现了“撑黄罢蓝”、用钱投票的风潮,但这也让某些支持运动的“黄丝追星族”陷入了两难。
0
05/24/2021
面对中国问题的讨论,敏感而谨慎的留学生们如何应对意识形态的碰撞与冲突?从卡内基梅隆大学学生会的一封声明能窥见这复杂而有趣的光谱。
0
04/22/2021
“我这辈子进了3次法院,基本上都是为了红树林,一次是行政诉讼,两次是公益诉讼。”
0
03/25/2021
来自桂林的欧泓奕,站在崛起的大国,谈起气候议题,却有如置身边陲。
0
03/11/2021
通过对体育教学系统的改革,培养更多的“阳刚之气”,可能是北京再次希望通过体育和榜样教育的结合,为年轻人甚至是整个社会注入民族主义的强心针。
0
01/18/2021
美中两个碳排放大国,在彼此的紧张关系下,会在气候问题上再次携手吗?歪脑与美国前科学特使丹尼尔·坎曼进行了这样的对话。
0
12/30/2020
歪脑选取了中文世界30件重要事件,一起回望这个在所有人生命中都不可磨灭的2020。
0
12/23/2020
在定海桥,有许许多多和张师傅一样的垃圾分类专家,操持垃圾,就是他们的生计。
0
12/22/2020
“那些和我蹲在黑牢的姐妹们,她们被充当劳工,听说是到纺织厂、服装厂工作。”
1
12/16/2020
当这场由顶层领导人亲自定名“新时尚”的垃圾分类运动,正面撞上保存着前分类时代风貌的“活化石”,恶战一触即发。
0
10/05/2020
我们问了十余位宣布脱粉的朋友。大部分回答是“我只是个普通人,不聊政治”,“我爱国爱党爱人民”。
1
10/01/2020
我和一位饭圈女孩、一位关注饭圈生态的青年学者聊了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