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

05/31/2021
爱情这个永恒的性别课题,也许会给人类带来永恒困惑,但女权主义的理念,使她们至少确定自己不要什么。
0
05/20/2021
“那时候我哭得超惨,我好像没有在公众场合那样放声大哭过,跟大家的欢呼形成强烈的对比。那是我人生最严重的一次相对剥夺感,从二十几岁开始跟大家一起走同志游行、推动同婚,到最后大家可以结婚了,我却被丢在一旁。”
0
05/17/2021
过去许多年,酷儿在台湾戏剧中都有着悲情、工具性的形象。近来,随着台湾性别平权运动与同志婚姻合法化,萤幕上的酷儿样貌也渐渐出现改变。
0
04/29/2021
疫情并没有影响到《鼠疫》的演出,因为这部剧的戏剧空间本来就在网络。来自武汉、美国、英国、巴西、南非、黎巴嫩的六名演员各自在自己不同时区的家中,同时开始了这场演出。
0
03/19/2021
经历了一站式服务后,迪哥我开始了每日测量体温报备、三餐放在门口的单人间闭关生活。
0
03/15/2021
让疫苗护照规范我们的出行、社交,可行吗?尽管看上去像未来趋势,不少学者却提出反对意见。
0
02/04/2021
如果没有新冠,也许这些才华横溢的人还在我们身边。
0
01/06/2021
早在90年前,这里便上演了政治掌控科学的戏码。
0
12/30/2020
歪脑选取了中文世界30件重要事件,一起回望这个在所有人生命中都不可磨灭的2020。
0
11/27/2020
新闻上面的3分钟,代替不了小民的窘迫。
0
11/16/2020
“同婚后我们的确没改变多少。但我们都对二三十年后的未来,保持希望。”
0
11/16/2020
“那个时代的国情、社会观感、舆论压力等都注定了同性恋爱只能是悲剧,而能坚持下来的父父母母,他们承受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压力。”
0